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淫荡妈妈(长篇经典) 8完结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淫荡妈妈(长篇经典) 8完结
[淫荡妈妈(长篇经典)] [8完结]


第八回 淫荡妈妈(最终回、上)

  这晚,我与亲生儿子-小俊终于发生了为世俗所最忌讳的乱伦关系,并且接连做了二次。在第二次时,小俊的肉棒比较持久,使我不禁泄了二次身,而小俊最后也满足的射出乳白的精液在我的屄内,才又伏在我身上,停止了我们母子乱伦的交媾行为。

  完事了后,我与儿子双双进入浴室,互相的为对方体贴的冲洗之后,我穿着清薄的白色睡衣与只披着一条围巾在腰下的儿子小俊坐在床上。而这时在同学家中的小盈打电话回来说要在同学家要准备好期中考,可能会很晚回家,所以就不回来了,要在同学家中过夜,我嘱咐女儿明天早上要早点回来后,我就放下电话回到床前。

  这时我躺在深爱我的男人怀中,而这男人又是我的亲生儿子,顿时使我不由得觉得幸福万分。而儿子也温柔的揉抚着我的秀发,一边呼吸着我刚洗净身子所散发出来的香气。

  「小俊……答应妈一件事好吗?」

  小俊微笑答道:「妈……不管是什么事情,儿子都会答应妳的……即使是为妳死……」

  我一听小俊这么说,急忙用手摀住他的嘴:「小俊,不要再说下去了……妈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真意的……」说着,我不禁流下一滴滴清澈的泪水。

  「妈……怎么哭啦……」小俊赶紧关心的问着。

  「小俊……我知道你真的很爱我……但是你爸爸……他现在回来了……妈所要你答应的事,就是往后无论你爸爸对妈做什么,你都不可以与你爸爸发生冲突……毕竟他是我的丈夫,你的亲生爸爸。何况,这家中的经济都还得倚靠你爸爸……所以答应妈……无论你爸爸怎么虐得我或是……逼我跟他……跟他,你都不可以为我与你爸爸抗争……就跟以往一样……以免他对我跟你起疑心……小俊,你只要记着,不管如何……妈最爱的男人就是你,即使我与你爸爸做……做那件事……妈的心永远只属于你……」

  小俊一听马上回答道:「不,妈,妳现在是我的女人了,我无法再忍受那个糟老头对妳的一切暴行,而且妳与他再做爱我更是不能忍受下去……」

  「小俊……你听妈说,我知道我再与你爸爸再做爱会对你有很大的伤害,但毕竟我是他的妻子,我没权力拒绝他的,答应妈,你要忍耐,就跟以前一样,如果你想和妈我永久在一起相爱的话……」

  正当我与小俊在谈话时,房间外忽然传来一声大门撞击声。是阿成回来了,以往只要他喝醉酒回来便是这般大声喧哗吵闹。

  我急忙披一件外套在身上,并对小俊说:「小俊,快回房,你爸爸回来了,记得待会你只要待在你姊姊的房里,不要管你爸爸对我做什么,妈爱你……」说完,我亲吻了一下儿子的脸颊便走出房门往大门去了。

  一到大门,就看到醉醺醺的阿成扶着大门正大声的吵闹着:「珠美,还不快给我死出来,妳丈夫我回来了,快出来呀……」

  我赶紧上前扶住阿成,以免邻居看笑话,我把大门上锁,并扶阿成进客厅,「阿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都已经快一点了……」我话还未说完,阿成便打了我一巴掌:「干……啰嗦呀,我们男人做什么事要妳这臭女人来管呀?」

  我被阿成一巴掌打跌在沙发上,我抚着被丈夫狠狠打了一巴掌而隐隐做痛的脸颊,不禁难过的伤心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他是我的丈夫,强奸了我,毁了我的一生,迫不得已嫁给了他,天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我真的好痛苦……小俊……我的男人。)

  就在我伤心难过时,阿成竟压了上来:「哭……有什么好哭的,嘿嘿……赶快脱光,老子好久没有好好的操操妳了……」

  我听到后,强忍着泪水有些火气的对阿成说:「你喝酒喝疯啦……这时是客厅耶……会被孩子看见的……」

  这时阿成又是一巴掌打向我:「干……讲啥废话,我是妳丈夫,我爱在哪里跟妳干,就在哪里干,好……妳自己不脱,我就将妳扒光……」阿成竟强行开始剥光我身上仅有的薄薄睡衣,我虽然抵抗着,但女人的力气始终不如男人。

  正当我的上半身的睡衣要被阿成扯下来时,阿成突然从我身上被推了开来,原来是小俊来了,我一见儿子小俊,忍不住紧紧上前抱住他不停的哭泣着。

  「谁……谁把老子推开……?」

  「你……你别太过份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虐待我妈……」

  「俊生……啊好呀,你这个臭小子,这是我们大人的事,这里没你的事,小孩子管什么管!?快回房睡觉……」

  「你要欺负、虐待妈……我就不能不管……我真是为有你这样的爸爸而感到耻辱……」这时小俊眼露怒光,双手紧紧握住拳头,像是随时都会与阿成发生激烈的冲突。

  「你这个不肖子,讲这什么话,你干嘛?想打你老子我呀,也不想想看是谁将你扶养的这么大的……」

  「养我与姊姊的是妈妈,妈为了养育我跟姊吃尽了多少苦头你知道吗?而你跟本没有尽过一点做我与姊姊爸爸的责任,只会一天到晚跟人喝醉酒,然后回家乱打人,虐待妈妈,我受够了……」

  眼看事情已经快要不可收舍了,我赶紧上前:「小俊……快回房,这里没你的事……快……」

  「妈……我……我要保护妳……」

  听儿子这么说我很感动,但是我还是得装出一副妈妈的脸孔:「快……快回房间去,难道你不听我的话了吗?」

  儿子看着我像是心疼着心爱的女人被欺负一般,小俊在无可奈何之下,怒气难抑的吼叫了一声就回到小盈的房间。儿子的心碎了,我见小俊这样,我的一颗心也跟着碎了。

  「这个臭小子,真是愈来愈大胆了,愈来愈不像话,竟然这样的杵逆我,嗝……早知道……他生出来时我就一把捏死他……嗝……喂……珠美呀,还不快脱光,难道还要我再帮妳脱呀……!」

  我望着这个无赖嘴脸不成材的丈夫,忍不住一边流着泪,一边脱下我那件薄薄的睡衣便全裸躺在沙发上,闭上眼,接着阿成就脱下裤子压了上来。他也不做前戏之类的动作,也不管我是不是有性欲或是痛不痛,就把他那根不堪的肉茎插进了我的肉屄内猛烈的抽送起来。

  「干……爽……喔……比外国的女人的鸡歪紧多了!喔……珠美啊……妳的鸡歪实在是有够紧的……喔……真爽……」

  此时压在我身上的丈夫散发着一股令人难受的酒醉味,闻得我非常难受,我跟本毫无舒爽的感觉,阿成在我身上尽情的纵欲抽插,我跟本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爱的感觉,也没有一丝丝的快感,在这种没有浓情密意的男女交媾下,我就像是一具无灵魂的躯体,只是供丈夫发泄性欲的工具。但这些年来我也习惯了,与阿成做爱几乎每次就是这个样子,我转过头去,闭上眼不想再看见我的身体被一只禽兽所污辱,我流着泪一边想着最爱我的儿子。

  (小俊……妈爱的是你……小俊……你要原谅妈……妈的心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压在我身上的丈夫终于一阵抖动,将他污秽的精水射进了我的肉屄内,然后就转身过去呼呼大睡。我强忍着悲哀站了起来,从桌上抽出几张卫生纸,擦拭着丈夫阿成所射出流在我身上的那恶心黏绸的秽物后,便想回房去冲洗。

  我一走到走道,接着我看见儿子正站在走道上,充满爱怜及愤概的看着我,我情绪崩溃的跑向小俊,在他怀中抽咽的哭泣着,儿子小俊也紧紧的伸出双手抱紧我:「妈……为什么……为什么妳甘愿接受他的污辱……看妳被他污辱,妳知道我的心有多痛,有多难受吗?」

  我脸上挂满泪珠对儿子说:「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小俊,你只要记着,妈是只爱你一个人的,妈的心是属于你的……其他的就不要再说了……」

  「可是……妈……我……」

  「……扶我回房间吧,妈想冲洗一下身子……」

  这时,小俊也只好扶我回房间,我冲洗完后就与我最爱的男人坐在床上相拥到天亮。

  自从阿成回家之后,我与儿子小俊因为他的关系在肉体上及对彼此的爱意上更加的亲密了,我与儿子虽然都有满腹的爱意及强烈性欲需要互相慰藉,但碍于丈夫随时在家,我与小俊也就只好减少亲热的机会,深怕一个不谨慎,就会被阿成知道我们母子之间乱伦的关系。

  我与儿子小俊尽量都利用他爸爸不在家时尽情的交欢、互诉情意,只有在这一刻,我才能感觉到一个女人被一个深爱她的男人所爱的快乐。但阿成与他的兄弟出去喝酒的机会不多,而他也早已戒赌,因此他在家的时间也就增多。

  日子愈来愈久,我与儿子的浓情密意更是发展到不能一刻没有对方慰藉的地步,有时我们母子实在是难忍对彼此的肉欲思恋之苦,往往利用一些短暂的时间进行我们母子淫乱的乱伦交媾行为。如阿成出去买烟时就是我们的好时机,也有时小俊放假时假装与我一同到市场上卖菜,实际上是瞒过丈夫出了门之后,我便带着儿子开车直奔宾馆,并在那儿尽情的发泄我们母子的情欲;或是有时小俊早点下课,家中四下无人只有我与他,也是立即抱着我,就急忙脱下我的衣裙进行另一场淫荡的母子奸戏,我自然是十分的迎合。

  记得有一次,因为三、四天都找不到时机与小俊性交,年青的儿子累积了几天欲求,自然是性欲高涨,这晚,阿成与女儿小盈正在前厅看电视,而我正在厨房做菜,忽然小俊从我的背后一把抱住我。

  「哎呀……你这个小色狠,快放手啦……不然被你姊姊或是爸爸看见就不好了……」

  「妈……妳放心……姊与那个糟老头正看电视看得高兴……他们不会知道我们正在……嘿嘿……」说完儿子就用他那早已胀硬的肉棒隔着我的长裙及内裤摩擦着我的屁股沟。

  我感受到一根火热的肉根正顶着我的屁股沟,就不由得向后一瞧:「啊……小坏蛋……怎么连裤子及内裤都脱下来了……」

  「来嘛……妈……我的好老婆,妳最爱的鸡鸡好想要妳喔……」

  「可是……可是……太危险了啦……还是不要啦……小俊乖……等家里没人时妈再和你……不然被你爸爸看见你在干我,玩弄他的老婆,我们准会被他打死的……」

  「我才不怕呐!『珠美』,妳是我一个人的女人,那个糟老头才不配拥有妳咧……」小俊自从与我发生了乱伦交媾之后,有时便会直接叫我的名字。

  「我觉得还是不好啦,乖,听妈的话……」

  厨房与客厅只相距几公尺,这样子的情况下与儿子明目张胆在厨房中性交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因此我仍是犹豫不决。

  「那,妈,不然这样好了,我不脱妳的上衣,我只把长裙掀起来,再把妳的内裤脱到膝盖,然后就把我的鸡鸡插进妳的屄屄内干妳,这样即使姊或是爸走向厨房来,我们也可以很快就整理好衣服不会被他们发现,这样子好不好嘛?妳都三、四天没跟儿子我做爱了,我忍得好难受喔……好不好……珠美……妳说过妳的屄屄随时都可以让儿子干的……?」小俊边说边用他的肉棒摩擦着我长裙下的肉屄,并用手不停的搓揉着我的乳房。

  我被儿子这样露骨的刺激下,也渐渐升起了性欲,最后我实在拗不过儿子小俊的哀求:「唉……我真是被你这个坏儿子缠死了,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算了,小俊,来吧,我的小情人丈夫,不过你动作要快点喔……不然被你爸发现的话……」

  在厨房内与儿子交媾,而且阿成就在附近,说到底我还是怕怕的。

  「我知道啦,妈妳快趴好,我要从背后用鸡鸡干妳。」

  我先关上正在烹煮的瓦斯,接着我娇红着脸趴在清洗糟上,就自己把长裙掀上,将白色内裤脱下,然后就张开大腿,我下体的肉屄被儿子刚才这样的摩擦着早已骚痒的流出屄汁,我就这样的趴着等待着儿子肉棒的入侵。

  小俊先是用他那粗硬的肉棒在我的肉屄口摩蹭一会,接着,儿子那根被我的淫水所润湿的肉棒就对准了我的肉屄口,「噗哧」一声就滑进了我的肉屄内,顿时我使感到一阵阵的快感向我袭来。

  「啊……小俊,你的鸡鸡好硬……哦……插得妈的屄屄好美……啊……」

  由于我也与小俊我三、四天没有性交了,我这副正值成熟的女人肉体实在是一天也不能没有男人那粗长硬挺的肉棒的慰藉(尤其是在与儿子发生乱伦交媾之后,我更是难抑早已被儿子引发的炽热性欲),所以这三、四天来我无时无刻都下体骚痒着流下淫汁想着儿子粗长的肉棒,如今儿子的插入,再度让我舒爽得不知身在何方。

  儿子扶着我的肥臀一阵阵威猛的抽动,并一手伸至我的上衣内,隔着我的乳罩搓捏着我的淫乳,加上不知会否被女儿及丈夫发现我与儿子的乱伦行为的情形下,这份偷情的乱伦刺激,使我更是快感连连,肉屄也不禁夹得肉棒愈来愈紧,同时我也忍不住淫荡的呻吟。

  「妈小声点……不然姊他们会听到的……」

  一听儿子这么说,我只有强忍着令人欲死销魂的快感而微微的呻吟着。这时儿子从背后插干着我的姿势就像是公狗与母狗交媾般的淫荡、那么样的激烈,儿子抽插了一会后,我便达到了高潮。

  「啊……小俊,妈……妈……泄了……哦……」我肉屄内的嫩肉顿时一阵紧缩夹紧肉棒,然后一阵温热的阴精便洒在儿子的龟头上。

  小俊此时似乎也忍不住这份快感,快速的一顿抽插之后,「啊……我也要射了……喔……珠美……」接着小俊抖动着身子,将一股鲜美而灼热的精液全数射进我的子宫内,让我的子宫仔细嚐着亲生儿子的精液。

  完事后,小俊伏在我身上喘息并亲吻着我那雪白的背部肌肤,并抚摸着我的秀发,我也全身无力的娇喘着。

  突然一声:「妈……小弟,妳们是不是在厨房啊?」女儿小盈这么一叫,只把我与小俊吓得胆颤心惊,我与儿子赶紧整理好衣服,深怕小盈马上就要到厨房来。当小盈来到时,我还来不及穿上内裤只好把长裙先拉下来,可是这时儿子射在我肉屄内的精液却是不受控制的从肉屄口处缓缓的流下。

  「小俊,你没穿好裤子快从后门出去,这里让妈来应付……」接着小俊就从后门偷溜了出去。

  小盈来到厨房后:「嗯,妈妳在这边啊!那小弟呢?」

  「喔!他、他……刚才好像跟我说要出去买什么东西,就从后门出去了。」

  「这样子啊。对了,妈妳都忙完了吗?爸等吃晚餐好像有些不耐烦了,所以叫我来看看妈妳煮好了没,这样子好了,让我来帮妳好吗?」

  我一听急忙说:「不……不用了,小盈,妈快把晚餐准备的差不多了……妳先把妈煮好放在桌上的菜先端到客厅去,剩下的由妈来处理……」

  「好……咦,妈,妳的脸怎么红红的啊?」

  「有……有吗?喔……可能是煮菜时被热烟薰到的关系吧,小盈,妳快把菜端出去,免得妳爸发脾气。」

  然后小盈就端菜到了客厅,于是我与儿子小俊总算又是有惊无险的又逃过被揭穿我们母子俩乱伦的危机,我不禁拍抚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嘘……还好是小盈来得慢……不然的话,都是小俊这孩子……啊……)

  我感到一阵灼热的液体正从大腿根向下流,这时,我急忙跑进厕所内,一掀开长裙就看到儿子射进我肉屄内的精液正缓缓的由肉屄口流出,并已经流到小腿的上方,我赶紧用卫生纸擦拭乾净儿子留在我身上的爱液。

  (真是的,每次都射进去,还射这么多……不过刚才小俊真是插得我快活死了……唉,今天又得诱惑阿成与我……)

  没错,在儿子每次都没戴保险套与我性交的情况下,我是非常有可能怀下与儿子的孩子,为了使丈夫阿成不怀疑的情况下,我只好每次与小俊交媾完后的当晚,尽量抛开羞耻心的去诱惑阿成来污辱我(如此,即使我怀有了儿子的孩子,阿成他也不会怀疑是他儿子的种而不是他的);而阿成不疑有它,以为我终于爱上他,也总是兴奋的都与我性交;就是如此,我与儿子总是在丈夫及女儿随时都会发现的这样危险的情况下,秘密的与儿子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母子奸戏。

  不过,最令我担心的事,并不是我会怀下儿子的孩子,而是小俊最近与阿成相处得愈来愈糟,时常因某些小事,他俩父子便起冲突,每次都是我与小盈劝说下才停息下来。我知道小俊他会与他爸爸起冲突完全是为了我这个妈妈爱人,他不甘心阿成时常虐待我、随意地奸淫、污辱我,在他的眼中,我早已不是他的母亲,而是他的女人(虽然我也是这样认为),但事实上,我是他爸爸阿成的法定妻子,而小俊却是我与阿成的孩子,这铁如一般的事实却不能使小俊接受,也不知道是小俊常常坦护我的原故。

  阿成最近虐待我是愈来愈凶了,像是虐待给小俊看的,而我也为了保持家中的和谐,阿成他虐待我的苦楚,我都一一忍受下来。可是看在我最爱的儿子的眼里,我看得出他实在很心疼我,除了在我们两人独处时更加怜惜我之外,小俊经常目露凶光偷偷凝视着阿成,好像要有什么可怕的举动,我实在担心这样子下去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尽管我在心中偷偷的担心着,儿子在与我独处时却好似全无负担的像个爱人一般的与我互诉情意、尽情与我交欢着。不过儿子却从不戴保险套,即使我月经来潮时也是一样需求着我那成熟抚媚的肉体,我也因为太爱小俊不忍叫小俊戴上保险套而降低与我交媾的愉悦感,即使这样我怀孕的机会非常的大。

  终于在我与小俊发生乱伦性交的一个半月后,这几天我常常感到不太舒服,经常会恶心想吐,同时身上的体温好像比平时高了些,而且月经已经迟了五、六天没来了。这时我开始担心起来,我可能已经怀孕了,因为要生小盈及小俊时的怀孕徵兆就与现在是一模一样的,于是我便偷偷的到了妇产科检查,事情果然不出我所料,医师告訢我怀孕了!

  第八回 淫荡妈妈(最终回、下)

  黄昏,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要怎么办,因为这孩子肯定是我与儿子小俊的,因为每次都是儿子先射精液进入我的子宫内,阿成才射进去的,因此这孩子一定是我跟儿子小俊的。

  我无助地望向天空:(唉!我多么希望小俊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这样我就可以离开阿成,跟小俊毫无顾忌的相爱,并将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组织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是,这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此时生下孩子或是去堕胎的两难局面着实令我痛苦不堪。

  这天晚上,碰巧阿成又与他的那帮兄弟去喝酒了,而小盈因为社团的事而留在学校帮忙,家中就只有我与小俊了。不用说,儿子当然是猴急的抱我进房间,接着急急忙忙的脱掉他自己的衣裤脱到只剩一条内裤,然后就赶紧想要脱掉我身上的衣服。

  「小俊……等等,我……妈有话对你说。」

  小俊抱着我亲了我一下说:「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嘛?今天好不容易只剩我跟妳在家,珠美,就让我们先亲热一次嘛……」

  我推开小俊,神色凝重的对他说:「小俊,我……我有了……」

  「有什么呀?妈妳在说什么啊?」

  「唉……我说我有了你和我的孩子了……」

  小俊一听先是呆住了:「真……真的吗?妈,妳肚子里真的是我的孩子吗?」

  小俊会这么说我不怪他,毕竟我也是有与阿成交媾,他这样子问也是正常的,于是我娇羞的点点了头。

  「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没想到我才十四岁,我就要当爸爸了……珠美,太好了!我终于让我自己的妈妈怀了我的孩子了……」儿子兴奋的抱着我转圆圈。

  「哎呀!好了啦,你转得妈的头都晕了……」儿子这才停下来,然后亲一亲我的脸颊,说:「珠美……那个死老头知道吗?」

  「……我还没告诉他……我也不敢告诉他,因为,这是你跟我的孩子……」

  「怕什么?!珠美,等他回来,我就直接跟他说,妳怀了我的孩子,我要带妳走!」

  小俊虽然是这样说,但我心中却是暗自叹息,儿子小俊他毕竟是个未成熟的孩子,小俊他想得太天真了,他要带我走,阿成肯吗?而且阿成知道了,肯定会把我这个不守妇道的老婆及乱伦他妻子的小俊打死。就算走得了,小俊才十四岁,拿什么养活我与我肚中的孩子呀?

  小俊见我愁眉不展,便问:「怎么啦?妳不开心呀,不开心怀了我跟妳的孩子吗?」

  「不,小俊,妈很开心能为你怀了孩子,而且很希望能够生下来,但是……」

  「妳怕我没能力照顾妳跟孩子吗?」我沉默了下来。

  小俊一见我沉默了,就表示我默认了:「啍!这样不行,那妳去把我们的孩子拿掉好了,省得被妳的亲老公发现。」

  「小俊,你在说什么呀?这是你和我的孩子,妈是绝对不会拿掉他的。妈知道你在说赌气的话,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呀,何况我去拿掉孩子,会表现出身子虚弱的样子出来,这样难保你爸爸不会发现,你爸爸追究下来,我们的关系就会被他发现了。妈心中有个想法,可以保住你跟我及孩子,也可以留在家中,不过你就要委屈一点了。」

  「什么办法?」

  「小俊你听妈说,你与你爸爸的血型是相同的,所以就算孩子生下来阿成不相信是他的,想去医院检验他也查不出来,只是要委屈你不能承认你是我们孩子的父亲,妈要你当我们孩子的哥哥!」

  「哥哥?!笑话,我是孩子的爸爸,为什么要我做他的哥哥!珠美,我不要!妈,妳跟我走吧!我会努力工作来养妳及孩子的,我不会让妳跟孩子受到一点点苦的。」

  「不……小俊,妈很感动你对我的这份情意,但现在你还在读书,你有大好的前程,妈实在是不愿意就这样毁了你的前途,如果真的离开这个家而要你去工作,那会阻碍你以后的前途的。而且现在就这样子离开这个家,孩子跟着我们肯定是会吃苦的,你也不愿意让我及我们的孩子吃苦吧?!所以答应妈,同意刚才我所说的计划,暂时委屈当我们孩子的哥哥,等你学业完成并有经济能力时,到时你真的想带我及孩子走,妈绝对毫不犹豫的带着我们的孩子一生跟着你……好吗?小俊。」

  最后在我的苦心劝说及恳求下,儿子虽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

  当晚,我在晚餐时,将我又有身孕的事告诉丈夫及女儿小盈,阿成表现得很高兴,因为他以为我又要为他生下他的孩子了,(实际上我这胎中的小孩是我与亲生儿子小俊的,这孩子应该算是阿成的孙子了吧!)而小盈也很高兴能再有一个弟弟或是妹妹,家中充满着欢乐的气氛。

  但当时只有儿子小俊默默的吃着饭,不做任何反应,我看见了也只能心疼在心中而不能说出来,毕竟要一个男人不能承认是自己孩子的父亲,而且要当自己的孩子的哥哥的心情想必是非常痛苦,但是我又能如何呢?

  就在我怀孕了五个多月的这段期间,发生了一件事,使我与儿子的彼此爱恋更加是浓密,我更是一辈子再也离不开儿子小俊了。

  一天下午,阿成带着他的两名兄弟回到家中喝酒,他们到家中时已是浑身酒臭味,且有些醉意了。

  「喂……珠美啊!嗝……妳是死去哪里了!快出来准备酒菜。嗝……我要和黑狗、阿德喝个痛快!嗝……」

  我在房中正忙着家事,一听阿成这么说不由得心中有气:(啍!在外面喝得还不够,还带着你那群酒肉朋友回来喝、回来闹,等一下又要让邻居看笑话了……)虽然我不情愿,但还是得去厨房张罗酒菜,不然阿成不知道等下又要怎么凌虐我了(现在我怀有儿子的骨肉,可不能再被阿成拳打脚踢了……)。

  酒菜准备好了之后我就端了出去。

  「弄这么久才弄好,妳是没吃饭吗?快啦,快把酒菜放在桌上。妳这个贱人,害我兄弟等那么久,让我在兄弟面前低丢脸……」

  阿成一喝醉酒就会胡言乱语,然后虐待我,我这时实在很怕我被他毒打,因此赶快端着酒菜放在桌上。

  「算了啦……成哥,嫂子那么辛苦你就不要再骂她了,看嫂子这么漂亮、又这么美,成哥,你实在是要好好疼疼嫂子才是……」

  「对呀、对呀?想必成哥一定是天天晚上都好好的『疼疼』嫂子吧?」

  说话的人叫做阿德及黑狗,他们是阿成最常聚在一起的酒肉朋友,也是我们镇上恶名彰昭的流氓混混,曾被警察带到局里管训几次,来过我们家几次。从他们两个第一次来到我们家,就总是好像用着不怀好意的色眯眯眼睛直盯着我,像是对我好像有什么不良企图,看得我很不舒服。

  有次他们在我们家中喝酒时更是过份,利用阿成去上厕所,就对坐在旁边的我毛手毛脚,并说些猥亵不堪的粗劣低级的言语,幸亏阿成很快就出来了,他们两个也就安份的坐回去。那时只有我在家中,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要该怎么办。

  从此我对他们二人真是有说不出的厌恶,因此每次阿德与黑狗来到我们家时,我总是准备好酒菜后便急忙跑进房里,以免又被他们下流无耻不堪的行为骚扰。

  「哈……那是当然的,说实在的,你们也知道大哥我在跑船,这些年来,世界各国港口那些的妓女我也差不多玩过有七、八成以上了。可是说到漂亮、身材又好的话,你们大嫂珠美是比那些妓女好上几倍以上,所以你们说我那有可能没每天的好好操干、操干她,哈……」

  「是啦、是啦,成哥,你有大嫂这么美丽的女人可以每天干,我和阿德实在是好羡慕你,大嫂一定每晚都被你干到爽得哇哇叫吧?」

  阿德与黑狗听阿成这么下流的描述,不由得转头色眯眯的紧盯着我,看并都快流出口水来。
文章首发----www.kkBOKK.COm

  「那还用说,哈……你们也可以去娶个女人回家干啊,这样就不用羡慕我啦!不过,要娶到像你大嫂这种身材丰满、脸蛋又漂亮的女人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哈哈……」

  几个男人所说的话愈来愈下流无耻,听得我都不禁面红耳赤,而且阿德与黑狗一边与阿成喧闹,一边又露出色眯眯的眼光注视着我,于是我放好酒菜后就急忙回房。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外面大声吵闹的喧哗声渐渐停下来了,我也不以为意,以为阿成又跟那两个酒肉朋友出去了,我也就继续忙着家中的家事。这时忽然「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我慌忙的往门口一看,只见阿德与黑狗全身醉醺醺的酒态,同时他们俩都露出淫邪的猥亵的脸孔。

  看见他们,我下意识的就想要夺门奔逃。

  「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

  「成大嫂,嗝……不要怕,成大哥醉倒了,我跟黑狗……嗝……怕妳寂寞,所以想要跟妳好好的聊聊天啦!嘿……」阿德淫笑说道,就把房门关上。

  「啊……你们两位大哥忙,不用陪我聊天了。」我这时实在很害怕,阿成醉倒了,小盈与小俊又不在家,万一他们……

  「嘿……大家都知道,妳是我们这个镇上最漂亮的美人了,大家也给妳个外号叫『卖菜西施』,我俩兄弟是最喜欢陪伴美人了,所以……就让我们来陪陪成大嫂妳吧!」黑狗一说完,立刻捉住我的手,而阿德也从后面抱住我,不停的在我的身上乱摸。

  「啊……你们不要这个样子……我要叫了,快放手!」

  「哈……妳叫呀,就算妳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妳的。」

  「啊……救命啊……救命啊……」

  他们说的没错,就算我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我,家中除了只有酒醉了的阿成,没有人在,而其他邻居又距离我们家有段距离,不一定可以听得到被关在房里的我的呼救,这时真的没有人可以救得了我。

  就在我喊救命的同时,他们已将我推倒并压在床上。

  「啊……两个大哥,求求你们放了我……拜托你们啦,我已经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孕,求你们放了我吧!鸣……」我忍不住惊吓,哭了出来。

  可是这两个天杀的畜牲,一听我在哭泣,竟愈是兴奋:「这样子更好,我们俩兄弟从来没有玩过大肚子的女人,这次可以好好的嚐嚐鲜。嘿嘿……」

  黑狗将我架着,而阿德则一把掀起我的上衣,我戴着奶罩的丰满乳房就露了出来。

  「哇!好浑圆的奶子,搓捏起来一定很爽快。嗝……这个突出圆圆的肚子看起来真新鲜……」

  然后再直接脱下我的长裤,我那米黄色的内裤也露出来。

  「喔……成大嫂,妳的内衣裤上下是一套的吧?真是性感,咦?黑狗你看,她的内裤好像湿了。嘿……成大嫂,我知道成大哥去跑船那么久,现在才回来,一定喂不饱妳,妳已经很久没给男人干个爽快了吧?妳也哈很久了吧?今天我俩兄弟就做做好事,上了妳,让妳爽上天。」

  这两个没人性的畜牲,我是个挺着五个月多大肚子的孕妇了,可是他们却不顾这一切只想逞兽欲,尽情的发泄在我身上。

  然后,阿德就将我的胸罩及内裤给扯了下来。我因为被黑狗架着,再加上我担心过度的反抗挣扎会伤到我肚中的孩子,所以我根本无力抵抗,只能任由阿德脱下我的内衣裤。

  「啊……不要,我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啊……不要看我……鸣鸣……」一旦女人碰到被男人以暴力侵犯,除了哭泣哀求之外,还能如何呢?

  「哇塞!成大嫂,妳的阴毛长的还真浓密,让人看了就想掏出肉棒就给妳的肉屄插进去……」说完,阿德用手强行分开我的两双大腿并摸向我的肉屄处。

  「鸣……不要啊……我求求你们,不要啊……」

  阿德摸一摸我浓密的阴毛后,就直接将手掌贴在我的肉屄,不停的抚弄起来;而黑狗也从后用两手搓捏起我的肥乳,我就这样赤裸着肉体,并挺着大肚子惨遭两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污辱。自从我怀孕后,我怕过度性交会伤到肚中的孩子,因此已经三、四个月没与儿子小俊交媾了,因此即使我心中有一千万个不愿,但肉体骚痒生理反应却使得我下体的屄汁沾满了阿德的手,而乳房也渐渐胀大,乳头则硬挺起来。

  「嘿!成大嫂,妳看妳的肉屄都流出汁来了,乳头也这么尖挺,还在那边故做姿态……自从第一次来到妳家看到了妳,我们早想上了妳了,像妳这么漂亮又风骚的女人,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看到,今天我们两个一定要干死妳……」

  接着阿德就将他的衣服脱掉,露出他长满恶心黑毛的丑陋肉条,我一看,竟然阿德的肉棒还不及我那亲儿子肉棒的三分之一,不禁有些轻视阿德(啍!

  这么小的丑陋肉条也想奸淫我。啊……谁来救救我呀?我不想被这两个畜生给污辱,我的身体只给我的亲生儿子小俊插干……)。

  「你们……呜……你们不怕被我丈夫知道吗?你们调戏朋友的妻子不觉得惭愧吗?而且阿成最讨厌别人调戏我了,你们现在……现在这样做,被阿成知道了,他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管他娘的,妳丈夫知道了又如何?先爽了再说。」

  接着眼看阿德的那根恶心的肉条就要接近我的肉屄,我愈是伤心无助的抽泣着(天呀!十多年前,我被那猪狗不如的阿成强奸,被迫嫁给他,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真正爱我的男人--儿子小俊,现在却还要被这两个畜牲污辱。我好恨……我好恨啊……上天对我真不公平啊……)。

  这时突然「碰!」的一声,阿德就在我面前被打到床边去,原来是小俊放学回来了。

  儿子手中拿着一根木棍,气愤的指着阿德与黑狗说:「你们这两个王八蛋,你们还是不是人呀?我妈怀孕大着肚子,你们竟然……竟然还想强奸她,亏你们还是我爸的最好朋友,竟然利用他醉倒时就想强奸我妈。我呸!什么狗屁朋友,今天我不打死你们,实在就对不起我妈跟难消我心头之气。喝啊……」接着小俊便一阵乱打。

  不知阿德与黑狗是作贼心虚还是喝醉酒的关系,竟被小俊打得到处逃窜,狼狈不已,转眼间小俊已经将他们赶跑出去了。

  接着小俊急忙回到房里:「妈……珠美,妳还好吧?」

  我一看到小俊回来,就哭泣着奔跑过去紧紧的抱着他:「呜……小俊,我好怕……妈真的好怕……」我在儿子的怀中颤抖抽泣着,诉说着我的恐惧与不安。

  小俊抚着我的头发,安抚着早已哭成泪人儿的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妈妳不要怕,有小俊在,小俊一定会永远的保护妳、爱妳一辈子的,不会再让妳受到任何委屈和伤害。」

  就在小俊的温柔安慰及安抚下,我激动的情绪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我最爱的儿子在我危险的时候竟出现解救我,反观丈夫阿成却烂醉如泥的倒在大厅的椅子上,这使得我更是下定决心一辈子都要跟着儿子小俊永远都不要与他分开。而这件事,更是让我与儿子之间的男女感情更加坚固及浓密了。

  那晚,小俊在没让小盈知道的情况下,为了这件事又与他爸爸阿成凶猛的争吵了一场,虽然阿成事后酒醒后知道这件事,但却不太相信他最死忠的两名兄弟会对我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因此与小俊大吵了一架。不过,从此阿成就不再带阿德与黑狗这两个畜牲到家中来,在我待产的这段期间内,更是很少虐待我或是强迫我与他性交,也许……也许他是因为那件事而对我有所愧疚吧!

  接下来的日子,由于我的产期一天天的逼近,为了不伤及肚中的胎儿,我与儿子都有默契的暂时忍住那激情的性欲,只是有时看年青的儿子受性欲煎熬之苦,我便很是心疼,于是我就用其他方式替儿子解决性欲,如用嘴或是手,都可以一时的消消儿子的旺盛性欲。

  在我最后待产的一两个月,小俊突然都不向我要求替他解决性欲,我好奇的问他,平时都会求我帮他解决性欲,怎么最近这么沉得住气?而小俊却说,是要我好好待产,不想在这时因为他的性欲而使我困扰。小俊更说,要我替他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要我与胎中的孩子母子都平安。

  我听完,实在是倍感温馨及感动,我的最爱的男人竟是如此的体贴着我,能够被这样的好儿子好男人所深爱,我此生还求什么呢?

  不过,小俊与小盈之间最近她们两姊弟好像很亲密似的,本来姊弟亲密这没有什么,可是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小俊与小盈之间一定有什么暧昧的关系。自从小俊与小盈同住一个房间后,她们给我的感觉就让我一直觉得很不安心,从几次小盈看着小俊的神情就可以知道,女儿小盈看着小俊的眼神就像是我看着小俊的眼神一样,同样都是看着爱人的柔情眼神。

  (小俊与小盈……她们现在同住一间房间,难道……她们……她们……?不会的……不会的,小俊这么爱我,他曾经亲口说只爱我一个人,而且我都快把我与他的孩子生下来了……)

  虽然我着实很怀疑,也很不安心,深怕小俊会不再爱我、不要我,只爱他姊姊(毕竟小盈比我还年轻,她那充满活力的年青性感肉体及秀丽的脸孔对小俊的诱惑力,不是我这个已快人老珠黄的女人所能够比得上的……),但离产期愈来愈近,我也只好安慰是我自己多心,接着我就全心的待产,暂时不去想这件事了。

  十个月终于过去了,我在医院中顺利产下一女,而小女儿所幸并没有受到近亲交配的影响而有畸形因子产生。小女儿很健康,这是我与儿子小俊爱的结晶,我很欣慰终于能替我心爱的儿子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不知情的丈夫阿成则是乐得合不咙嘴,儿子小俊则是更是高兴,因为十四岁的他已经当上了父亲了。

  不过不知是否是受到近亲交配的影响,小女儿生下来之后,医师便向我们说小女儿可能成长时会体弱多病、时常不小心就会感染到疾病,要我多加注意小心的扶养,这点实在是令我颇为忧心。

  一个礼拜后,我带着小女儿回到家中,阿成与小盈对小女儿--涵苓(是小俊与我私下一同取的名字,然后再由我取得阿成的同意而命名)都很关心的照顾着,儿子小俊当然不用说,更是对他的女儿照顾有加(毕竟儿子小俊才是小女儿真正的亲生父亲),小俊对涵苓的照顾及爱护有时更是超过爱恋我的心。

  我有时便向儿子小俊带着略有醋意而酸溜溜的语气开玩笑报怨着说:有女儿就不要妈啦?儿子也总是紧紧抱着我们母女俩说: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我们母子俩了,他一定会爱我们一辈子的,永远不与我们分开;这份幸福使我觉得有生以来是最幸福的幸福了。

  过了两个多月,我的身子经过调补,已经渐渐从虚弱的状态恢复过来,待产时身材稍微肥胖臃肿的情形也经过我的努力而重新恢愎成性感苗条的身材,我想儿子小俊应该忍不住要与我好好亲热了吧!而我自己也因待产的关系也足足禁欲了五、六个多月,我早已欲火难耐,等待着与儿子再次相奸的时机。

  可是一连十多天,小俊总是很晚才回家,即使回来也是与他姊姊在房内,而且每逢假日,她们姊弟俩总是藉口一同出去逛街,这点令我更加的怀疑及不安了。以前的小俊不是这样子的,他总是那么贪婪需索着我这个情人母亲的肉体;可是现在儿子小俊却一反平常没再与我亲热,而且小俊每次很晚回来之后的一会儿,小盈也就跟着回来,我的女人直觉告诉我:她们俩姊弟一定发生了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可是我又不敢直接逼问小俊,我害怕着我所惧怕的事是真实的,更加害怕一旦知道真相后,小俊就不再爱我、不要我了,这段期间,猜疑及伤心的心情充斥了我整个心中。

  一天,一个让我知道真相的机会来了,在我打扫小俊及小盈的房间时,意外的在小盈的书桌上发现小盈的日记,我知道偷看别人日记是不对的,我坐在书桌前对着女儿的日记本犹豫不决着,可是急迫知道真像的我却是忍受不住的翻阅起大女儿的日记,结果里面所记载的内容有如晴天霹雳一般的击毁了我此刻自认的幸福。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