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覆雨翻云风流传】 第一章 鹰刀之秘 第八回:战魔状态连载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覆雨翻云风流传】 第一章 鹰刀之秘 第八回:战魔状态连载
【覆雨翻云风流传】 第一章 鹰刀之秘 第八回:战魔状态[连载]


在里赤媚退出屋外准备反击之时,我感到奇妙的感应,原来最初一指的精神攻击,在里赤媚压下内伤及不断退避三舍之时,已入侵他的身体各处及神经系统,现在向我反应里赤媚体内的运劲情况,就如木马病毒一般。   根据里赤媚的运劲情况,及花解语告知我天魅凝阴的秘密,我知晓里赤媚将快速转身,并闪电般到我左则出掌,一方面可避开我正面所有攻击,另一方面若我见到里赤媚突到身边,而转身左转的话,他一掌便刚好击中我心房,其招之绝,若非我早已种魔在其身上,很可能便一招无命!   现在我早知情况当然不同,我左手向左方虚空处擘出一手刀,右手亦向左方虚空处打出一拳,右脚在无声无色暗中运劲提起。   我出招之后便见里赤媚果然快速转身,并闪电般到我左则出掌,但他左掌伸出却好像是将手腕让给我左手刀斩,转身过来刚好送上心房给我右拳轰。   里赤媚之快我无法比,但他还未出招前,我已出招封杀,难道还不够他快吗?若换是他人肯定无法变招,但里赤媚的天魅凝阴可是他人可比?“魅”之变幻使里赤媚可抽身避开,真如鬼魅一般。   但这一切全在我预算之中,而我的道心种魔大法已有初成,又岂会给比下去?我双手之内劲其实不强,只是刚好克死他一招,而我真正的杀招却在右脚一踢!   我右脚好像是不曾移动过,但当里赤媚抽身避开后,却突然出现在他丹田之处,道心种魔大法的突破空间力,当然不会比天魅凝阴差;但其实我是一早已出脚,只是一种幻觉好像没有出脚而已,并非真的能突破空间距离,其实道心种魔只是极高明之幻术,并非仙法。   我一脚踢中里赤媚丹田,换是一般人丹田要害中此重招,早已倒下,但“凝”的能力却使他虽伤但不重,他只是伤上加伤而后退;可恶!这人妖还是有力一战。   不过他凝聚的阴劲,我通过种魔很易辨出位置;正常人体是热血,激斗中更加明显,而他身体有些部份竟是阴寒,必是天魅凝阴集中之处,而身体发热的地方,那岂非是天魅凝阴最薄弱之处?我终于想通天魅凝“阴”的弱点!我当下不停向里赤媚身上发热的地方出招攻去!   里赤媚在出招反击却被全破之时,虽心神大震,却是还有战心,现在不止伤上加伤,还看到自己不停变动的死穴弱点,竟不停被对方集中攻击,心中震惊莫过于此,之前所受的无形精神力,在惊恐中好像要爆出来,现在只有逃命后退。   将里赤媚击出韩府,我便与里赤媚在大街上击战,更正,该是他被我狂追猛打才对,好在此时刚是黎明,街上没有行人,倒是十分方便。   我感到里赤媚被我专向弱点猛攻之惊恐,更发现道心种魔大法的精神攻击力在对方惊恐时,发挥出极强作用,恐怕现在伤上加伤的里赤媚,只有一半功力左右。   此时我感到魔种的好战性格,与高手相斗非常兴奋,我与好战的魔种好像进一步融合,成为“战魔状态”,出招更见得心应手,双手好像是自己会自动出招,而不需用脑控制,而我使出全是无固定招式的双手百兵,可说是达到“心中无招而手中无招胜有招”之境!   在很短时间,我看到里赤媚被我攻上百招以上,间中只还击了三次,不过均是未出招已被我预知破招,但我是如何出招?竟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好像体内有他人代劳,有些招式更是我造梦也无法想象之精!   强如里赤媚,该说是伤上加伤已不太强的可怜人妖,也只有被打后退,连抽身逃跑之力恐怕也无,不一会身上已多处中招受伤而血迹斑斑,但却没有明显致命之伤,可见里赤媚之防守功力确不弱;而当他一直退近街尾,韩府众人早已出来看热闹。   另一方面我感到有两个高手分别向我们接近,其中一个的武功很怪,好像集两种极端于一身,另一个正是我的梦瑶妹!   当我想到我的梦瑶妹时便心中一荡,生出一种不想被战魔控制之想法,立时感到身体被自己重新接收,察看一下自己内力,天呀!竟余下不到一成,明白自己刚才所进入之“战魔状态”,身体全由好战的魔种控制,不需意识便可自动出招,而我的弱点如畏敌及实战经验不足均完全没有了,还能把自身潜力发挥至极限,攻击力暴增,简单来说即是“暴走”(与魔种同步率达400%);但可是由于本身内力却是一样并无增加,故使用很短时间便会出现力尽;幸好梦瑶妹及时出现,否则肯定我将会是力尽人亡。   当下我无心(实是无力)再战,便飞身后退,由于是我完全主攻关系,我完全可说退便退,不会被对方气机感应而追击;更何况里赤媚单是防守已很勉强之余,更有强敌在旁。   我退后即道:“今次我为了解语放你一条生路,你叫方夜羽武库之战好自为之。”   里赤媚只道:“好!”便飞身离开;我感到梦瑶妹及另一高手飞身去追里赤媚,我肯放他(其实是有心无力),不代表别人也肯,以他目前情况,若走慢一步还有命?   我回头一望,韩家的众人分别用不同目光看我,当中马峻声和韩希武是含有敌意及不甘,韩天德则是感激又亲切,云清则是非常奇异,韩慧芷及韩兰芷则是有些对英雄的敬佩,怀春小女的爱慕之情,又包含些青梅竹马亲切之感,唯独却不见韩宁芷。   当我想上前之际,梦瑶妹放弃追里赤媚,飞身来到我身边,还主动用她那双玉手拖着我,哗,我立即感动到想哭呀!   梦瑶妹张开樱桃小嘴道:“你的情况比我估计还差,立即心无杂念地运功别说话。”   我也知我的情况便不说话,感到一道如清泉般的仙气,从我的梦瑶妹玉手传来,感觉舒服非常,差点可比与梦瑶妹乳交之乐,但此时即感手上一痛,当下便乖乖的别再多想,甚至合上双眼,运功与仙气配合,不一会已回复至三成功力有多。   梦瑶妹温柔地慢慢甩开我手,我张开眼睛,见我的梦瑶妹道:“我还有很多事处理,由范前辈来照顾你,我们之间的事……”   唉,我知是那个不懂看时间环境的范良极快到,真是破坏气氛之极!我只好道:“我俩之事只有我俩知。”   梦瑶妹走后,我看到韩府中人,马峻声和韩希武的眼神变为杀意,韩慧芷及韩兰芷则多了好奇不明的眼光,云清见范良极来则立即避入韩府。   范良极来到我身边道:“你这小子不单艳福非浅,武功还增进不少,居然连人妖里赤媚也打败,发生什么事快快从实道来。”   我道:“我们快些返回陈府地洞再说,我需要高丽人参及柔柔。”   当我与范良极离开之时,回头一看,韩府众人除韩慧芷及韩兰芷均已返回府内,而此时韩慧芷及韩兰芷望向我,竟有些依依不舍眼神,我也不知她们到底当我是当年的小柏,或是今天为保护她们,力挫蒙古第一高手的超级年轻英雄?   我立即对两位小姐报以温柔的目光,不知是有心或是有意,竟运上魔种媚功,唉,我此时还余多少内力?我又想“干”什么?只见她们身躯剧振,互相扶持才能站稳;不过我心知此时不是时候(等我呀!),无耐地只好离开(我还有柔柔!)   回到陈令方后花园假石山下,那个所谓藏宝地洞里,柔柔已焦急万分地上前给的一吻,我只是轻轻抚摸几下,便接过范良极给我一支高丽人参。   已知我缺力的范良极关心地问道:“小子你知如何服用吗?”   我向这个对我实在不错的大哥回答:“磨粉加水服用吧。”   已看出我不妥的柔柔一句不说,便在宝洞取来一件不知是白玉或是什么东西做的大碗,并装些水送来我面前,及报以一个温柔兼爱与关心的眼神,看得我心中一荡,好温馨呀!   我将半支参用手一握配以内力,便化为粉末落于水中,我用手指加阳劲摇混加热,便立即服下。   在等侯高丽参药力发作之时,我便简要地说明一切,包括合欢练功之事,但当然不包括与梦瑶妹乳交之事,两人也只是耐心细听;而当我说到女性香艳精彩的敏感点及手法,魔种媚功及媚眼,气动旋震冰火棒等等之时,柔柔双眼发亮,心跳加速,体温上升,满面红霞,不说也知是心动想试。   范良极却道:“我不信你,你这小子一定要亲身示范做给我看才信。”   我回答:“这种事那有可能在别人面前干?你信与不信由你。”   范良极道:“唉,你可否知我为何喜欢盗宝?”   我本想道:『当然是你天生贼性难改。』但看在范良极给的高丽人参及关心之情,想了一想改口道:“你应该不是为贪财,难道是喜欢集宝?”   范良极笑道:“小子聪明,我最爱看天下奇珍,稀有之物,更何况你说之事与武功有关,而且或可助我追到我的云清!”   我立即道:“当然不可!”   范良极道:“我非看不可,这样吧,我送一个宝藏给你与柔妹。”   我望向柔柔,当她听到宝藏,便眼中发光,明显是意动,唉,女人真是世上最贪财爱宝的动物!不过我再细想:柔柔是逍遥八艳姬内的首席美女,多人杂交也是平常事,而只要莫意闲一个命令,她便要与莫意闲的贵宾或好友在任何场合做,这些事在她心中只是小儿科!
(本文最早由--www-kk44kk.com 发布:看看播播网原创文章KK44KK.COM首发)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真人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