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风流实录  »  時空浪族之逃亡艷旅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時空浪族之逃亡艷旅
時空浪族之逃亡艷旅
第一章初見荊娘
天勒爬出艙門,看看四周,這是一片霧氣騰騰的山谷,參天的巨樹、一人多高開始泛黃的蒿草顯示著這里非常原始的環境,回頭看看冒著青煙完全作廢的時空穿透器的坐艙,要不是為了躲避時空特警的追蹤,天勒也不必將坐艙的航標完全破坏,現在好了,時空特警肯定是無法追蹤到這里來了,可是最后的一個航標器也躺在坐艙里冒著青煙,如果這里是一個無人的星球,天勒恐怕只有駕駛星際飛船慢慢在這個空間的宇宙里尋找了,不過沒辦法,總比回去坐上萬年的牢,還要交出儲物空間里數十代前輩掠奪來的財富好的多!
將冒煙的坐艙收到儲物空間里,一是不能留下痕跡,再有以后看看有沒有修復的可能。周圍的草太高了,根本看不到太遠的環境,從空間里拿出一把離子戰刀和一只集束手槍,將身上的衣服調整到三級防御狀態,天勒趟著草向山谷的出口走去。
山谷不深,沒用半小時天勒就來到谷外,眼前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原始森林,“這他媽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到底有人沒有?!”
掏出一個小型的內空懸浮飛行器,將飛行器和衣服都設置在隱形的狀態,天勒站在飛行器上昇到了二百多米的空中,多年養成的謹慎的習慣還是讓天勒先做好全面的隱蔽措施,儲物空間里雖然有很多近地偵測衛星,但首先如果這個星球存在極高的智慧文明,自己隨隨便便放顆衛星出去,不是告訴別人這里出現了外來者!要是這個文明野蠻一點,沒準自己會被抓去作切片!


雖然看這片原始森林的模樣,這里怎麼也不像是有高科技文明的痕跡,空氣中也沒有有規律的人為加工過的能源輻射,所以就算這個星球有人類或其他智慧生物存在,也只能是很原始的農牧文明,最多是鐵器時代!不過小心無大錯。再有,如果這個星球上根本沒有人類存在,那自己也不會停留多長時間,沒必要隨便浪費一顆衛星!現在還是先用眼睛看吧,找到人類存在的痕跡再決定不遲。
站在空中,天勒拿著一只電子望遠鏡,這片原始森林比他想象的還要大,望遠鏡由於高度的關係只能看到一百多公里左右,如果飛得再高一點應該可以看得更遠,但這個利用地磁為動力的腳踏式飛行器,在內空二百米高度已是極限了,儲物空間里不是沒有其他飛行器,但其他可以飛得更高的飛行器都會因為動力產生噪音,在沒有摸清周圍環境的情況下,他可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還是這種無聲無息的飛行器更加適合。
“吼……”一聲野獸的巨吼回蕩在群山森林之間。
“救命啊……啊…………!”伴隨著獸吼聲,女人尖銳的呼救聲斷續傳來。
娘的,這里還真有人,尋著聲音的方向,天勒降低高度飛到一條山梁后面,這山梁后面的山坡上竟有一條小道,現在小道旁一頭立起身來三米多高的巨大棕熊正在猛力的撞擊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樹上一個麻布青衣的女人抱著樹枝拼命尖叫,大樹被撞的枝搖葉落,女人露在衣衫外細細的胳膊竟然可以緊抱著樹枝不掉下來。


“媽的快下來,你那點紅薯還不夠老子塞牙縫的,快下來讓俺吃了你,老子現在正在抓膘準備過冬呢,媽的你爬那麼高干嗎,欺負俺現在胖不會爬樹啊,要是春天老子苗條的時候,早上去把你揪下來了,媽的,你還往上爬,看俺撞,俺撞……”
暈!科學院哪個變態研究的同步音頻翻譯器,連熊叫都能翻譯出這麼一堆廢話!
看看女人好像也支持不了多久了,雖然天勒不介意欣賞一下熊吃活人,但這個女人畢竟是在這個空間、這個星球上第一個遇到的人類,很多事情還需要通過她來了解,而且逃亡一年多沒接触女人了,雖然看不清這個女人相貌如何,不過看著她露在外面白白的皮膚和尖銳的叫聲,這是個年齡不大的女人,應該可以拿來潟火。
天勒落在地上收起飛行器,躲在樹后調整了一下衣服,讓自己看上去像是個穿著皮甲的獵人,將集束槍調整成一把連弩的模樣。
“吼……”一聲厲嚎,樹下的棕熊雙耳之中標出兩杆鮮血,像一座肉山一樣扑到在樹下,(“哎呀……誰偷襲俺,這麼不爺們兒,有種單挑!背后下手算什麼英熊,啊!倒啦……倒啦……!”熊語!!)
樹上的女人被棕熊臨死前的大吼震得再也抓不住樹枝,慘叫一聲跌下樹來,落下十幾米高度被樹枝掛擋了幾下,“扑通”砸在樹下的熊背上,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天勒走到樹下,一人一熊疊在一起,(“背后下手,不是英熊,不算……不算……!”靠!嘴角冒血泡也能翻譯出意思來,天勒上去一腳踹在熊屁股上“死就死啦,還這麼多廢話!”)
這是個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女人,衣服在爬樹和跌落的時候早已刮的七零八落,一顆雪白飽滿的奶子露在外面,兩條大腿也基本沒什麼遮攔,一只鞋子也不知飛到那里去了,手臂大腿上到處是血淋淋的刮痕,不過還好這女人面貌娟秀,手腳稍微有些粗糙,看衣料裝束是個山野的村姑,也許因為常年勞動的緣故,女人的身材結實豐滿,肉感而又不顯肥胖,微微發紫的乳頭和肥碩的屁股顯示這是個熟透了的少婦。
天勒伸手揉捏了一番女人高聳的乳房,手感不錯,柔軟而又不失彈性,乳頭上竟然被擠出幾滴乳汁,感覺褲襠里的小弟弟已經頂在褲子上提出抗議,天勒還是暫時忍了下來,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將女人從死熊身上搬下來,掏出一個葯劑噴桶將霧狀的葯劑噴在女人身上刮損的傷口上,傷口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迅速遇合,天勒在她的脖子上扎了一針,然后掏出儀器戴在頭上將幾個探頭刺進女人頭上的幾個部位,女人的記憶像播放電影一樣出現在天勒的腦海里……
女人悠悠醒來,后背溫暖柔軟,睜開眼只見眼前站著一個高大英俊的獵人,迷糊中雙手撐著想要站起來,忽然感到手掌摸到的是一片棕毛,想起昏迷前的經曆,女人尖叫一聲跳了起來。果然身后是那頭巨大的棕熊,(“叫什麼叫,俺都死啦!”這話哪來的……!!!)女人雙腿一軟就要跌倒,一雙強有力的手從背后伸過來抱住了她的身體,脊背上貼住一個寬闊結實的胸膛。
“別怕,熊已經被我殺了。”(“靠偷襲,不英熊!”天勒左右看了看,抬手向天空握了一下拳頭,露了個猙獰的表情,聲音終於消失!!)低沉而柔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女人也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棕熊耳朵里還在不斷冒出的鮮血。
從巨大的驚嚇中解脫出來,女人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身體軟軟的靠在身后寬闊溫暖的胸膛上,竟有一陣酥麻從身體上傳來,她忽然發現,自己因為爬樹和跌落,身體前面的衣服已經完全刮爛,剛才因為受驚跳起來,衣服竟然全都敞開,乳房和大腿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而那雙溫暖有力的大手一只扶在自己的腰上,另一只竟然握住自己的一只乳房輕柔的捏動。
天勒抱著全身癱軟的少婦,一只手在她的奶子上揉動,沒幾下就感覺到少婦的乳頭像石子一般堅硬挺立起來,放在腰上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撫過飽滿的肉丘,漆黑的草叢下一片汪然滑膩,少婦的喘息驟然粗重起來。
天勒兩把將少婦本已破爛的衣衫扯掉,抱著她走到樹下讓她趴在巨大的熊屍上,脫下衣服解開褲子露出自己早已充血猙獰的粗大陽具,雙手扶住少婦雪白滑膩的大屁股,龜頭頂住屁股下汁水淋漓的源頭用力挺了進去。
“啊……”一聲充滿愉悅的嬌聲長嘶,少婦像被電擊一樣揚起了頭,柔軟飽脹的奶子竟然標射出兩股雪白的奶水,雙手拼命撕扯著身下的熊毛,雪白柔膩的大屁股一陣顫抖,被貫穿的感覺充滿全身,只是第一下插入竟然就讓她達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