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艳情武侠  »  邪恶天龙-NPC多步曲第一(旧版节选一)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邪恶天龙-NPC多步曲第一(旧版节选一)

  黄龙镇!吴燎递了路引,交了入城费,抬头看了看城墙上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昂然入城。城内街道虽然不及大理宽阔,但也四通八达,平整有加。吴燎走在大道上,寻了家干净的客栈落脚,休息片刻后,便唤来小二询问镇内可有知名的药铺。
  吴燎身上带着上次从段延庆处敲来的阴阳合和散的配方,不过在大理却始终找不着一味主药,这次来到中原,便有心寻找知名药店,高价求购。
  小二甚是机灵,想是平日接待的客人不知凡几,他热情地接过吴燎的赏银,满脸堆笑:“客官,这黄龙镇地处偏僻,只有本地黄员外开了一家百济堂,出售的只是些寻常药物。”
  吴燎哦了一声,脸上微露失望之色,不过那小二接着说道:“不过客官福气好,今日那汴梁贵仁堂的收购车队停在本镇,高价收取稀罕药物,还有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客官去那里看看,也许能找到所需之物。”这京都贵仁堂乃宋朝排名前三的药铺,分店遍及北宋十余名城,最近还有意向辽国发展。
  吴燎问明了贵仁堂收购的地点,揣起包袱,出门去了。
  贵仁堂气派果然不小,一出手便包下了黄龙镇最大的酒楼望月阁,一层买卖些普通药物,二层收购大理特产名药,而第三层则拍卖从中原运来的名贵草药。
  吴燎问明情况,摇开扇子,沿着楼梯便向三楼登去,贵仁堂的守卫见他衣着光鲜、锦衣玉带,只当是贵家公子来凑个热闹,不敢得罪,便放他上去。
  望月阁三楼说是举办拍卖会,可黄龙镇水浅龙稀,哪里有大主顾能拍下好药,来的宾客全是些金银铜铁、一脸俗气的暴发户罢了。贵仁堂原本就没把这一年一度的黄龙镇拍卖会当成正事,今天拍卖的也只有三味药物,除了排在最后的一株鲜龙草尚属上品,其余两味都是鸡肋。
  吴燎扫了一眼牌子上标写的三味药物,发现并没有自己需要的龙蜒果,不觉微微失望,不过既然来了此地,看个热闹也是好的,便寻了个角落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交了一百纹银茶位钱,悠悠地品起茶来。
  在座显然没有懂得辨别药物珍贵稀奇之人,一株香鸠花、一株绿幽草居然分别被哄抬到八百两和一千三百两纹银,价格高了何止三倍。吴燎看了看那些竞拍之人,赢了的洋洋自得、输了的无地自容,攀福比阔,俱是一脸丑态,俗不可耐。
  贵仁堂的拍卖师十分会调动情绪,他看见前面两种中品偏下的草药居然能拍出如此高价,不由心下欢喜,暗想这黄龙镇的暴发户果然个个愚蠢如猪,这下可要大赚一笔了。他再念起堂内定下的拍卖师抽红百分之五的规则,更是热血沸腾。
  拍卖师扯起嗓子卖力地喊道:“下面是贵仁堂在黄龙镇第十二届拍卖大会的最后一项,也是本次盛会的最高潮,各位贵宾请看,皇家贡品鲜龙草!”随着他公鸭般的嗓子吼叫,左右两名学童掀开桌上红布,露出一株黄灿灿的小草,顶端一点鲜红,娇艳如血,正是上品草药鲜龙草。
  台下众人惊呼乍喊,不管懂与不懂,都热烈地拍起掌来,卖力地连掌心变红也在所不惜,仿佛谁拍的弱了,便丢了面子一般。
  吴燎心里好笑,随意拍了拍手中扇子,听着台上公鸭嗓子的拍卖师介绍起鲜龙草的功效,心里暗自加以点评。
  “鲜龙草,出产于长白山,三百年以上可称上品,常人服之可延年益寿、身体康健,更有壮阳奇效,市价当在三千两纹银左右……”吴燎听着拍卖师一脸通红地卖力介绍,心里不由加上:“不过可惜这株鲜龙草年岁不过一百五十,勉强可称上品中下,延年益寿或许不差,但说到壮阳可就……,嘿嘿!”
  吴燎不想揭穿公鸭嗓子拍卖师的黑心,兀自品茶、享用点心,立志要吃回那一百两纹银,不过周围富商可就沸腾炸锅了。壮阳圣品啊!要知道当时还没有壮阳丹问世,壮阳中药十分稀少,许多四、五十岁的富商常为房中之事而伤神苦恼,要知道,谁愿意在自己家的母老虎面前抬不起头?所以这底价两千八百两的鲜龙草立马被哄抬到了三千六百两,而且看这架势,突破五千两大关也不是难事。
  “五千五百两!”一名下巴垂到胸口的大胖子喘着气喊出高价。
  “五千六百两!”对面一个七十左右的老头子吹着翡翠烟斗,悠闲地加了一百两纹银。
  “五千八百两!”大胖子看了看搂在怀里两名花杏少女,咬了咬牙,跟上两百两。
  “六千两!”老头子想起昨日娶回的二八佳人,心头火热,开出六千两的高价。
  “六千三百两!”大胖子的肉已经有些哆嗦了,不过此时喊价的只剩下他和对面那老头子,再加上他腰际肥肉被少女一掐,一咬牙依然跟了上去。
  “六千八百两!”老头子放下烟斗,盯了大胖子一眼,又加五百两。
  大胖子脸色青了青,接着又红了红,硕大的身子晃了晃,终于支持不住,栽倒在地,把一名少女压得血血呼痛。
  “六千八百两第一次!六千八百里第二次!”拍卖师朝着全场嘶声大喊,手里一柄木锤就要砸下。
  “六千八百两……”就在老头子洋洋得意,拍卖师歇斯底里地要砸下最后一锤时,楼梯口突然传出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八千两!”
  扑通!哗啦!老头子滑下椅子,一把价值不菲的翡翠烟斗砸了个粉碎,只见他捂住心口,圆瞪两眼,进的气都没有出的气多了。
  众人哪里管他,数十道眼神齐唰唰地望向楼梯口,欲探究竟。只见一名双十少妇一步三晃地从楼梯口走上来,高挺的双峰欲裂衣、纤细的腰肢欲折柳,伊人娇艳如花、烟视媚行,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尤物。
  那少妇头戴金钗玉坠,脸抹红颜粉脂,一抹胸衣低垂,露出一道深深的诱人乳沟,她莲步摇曳地移到拍卖师旁边,吐气如兰,偏生一副楚楚可怜模样,娇声道: “奴家夫君等这鲜龙草救命呢!不知各位达官贵人可否忍痛割让,奴家感恩不已!”说完垂下螓首,微微做了一福,胸前波涛顿起,迷倒在座无数众生。
  其实在老头子晕倒,这三楼里的各位便无人能与这少妇竞价。八千两高价啊!在黄龙镇只需十两纹银就能让一五口之家安稳地过上一年。八千两,就算是黄龙镇首富也不敢说拿就拿。
  众人鸦雀无声,那拍卖师迷糊间喊了声:“八千两第三次!”当的敲下木锤,定下买卖,亲手把那红布包着的鲜龙草递给那少妇。那少妇在拍卖师耳边轻语几句,说得他不住点头,接着便恭送着少妇走下楼去。等到那少妇迷人的背影消失在梯口,众人才如梦方醒,交头接耳地打听起她的来历,更有几个大胆的纨绔子弟,呼喝上几个狗腿,当当当地追下楼去。
  吴燎眼尖,透过窗口看见那少妇在望月阁门前递给那公鸭嗓子一张银票,便影踪飘飘,朝街口走去,她行走甚快,仿如施展轻功一般,眼看就要消失在一处拐角。
  “奇怪!方才好似做了一个梦一般,只记得那少妇容貌绝美、倾国无双,但现在无论如何想,也记不清她的容貌长相了,古怪古怪!”吴燎心中纳闷,乘着众人神魂颠倒、讨论热烈之时,跃出望月阁,施展凌波微步,紧追那少妇而去。
  大白天的,黄龙镇做为附近最大的城镇,街上当真算是人山人海,有些登徒子混在人群中时不时左摸一下、右掐一下,过足手瘾,可怜那些出门赶集的女人苦不敢言,又被挤的动弹不得,只能忍住眼泪受尽轻薄。
  吴燎施展起凌波微步,在密集的人群里如滑溜的鱼儿游水一般,左穿右绕,不沾一点衣袖,潇洒之极,当真应了逍遥要旨。突然,吴燎瞅见一名姿色还过得去的小媳妇被挤在人群里,前后各站一名形容下流的男子将她紧紧挤住。那一对登徒子四只手分别握住小媳妇的胸乳腰臀,尽情地猥亵着,小媳妇动弹不得,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直欲滴出泪来,吴燎心有不忍,便移到那小媳妇边,耳语一句:“哎,生活像强奸,反抗不了你就享受便是了!”留下目瞪口呆的小媳妇,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