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人妻偷情  »  嬌妻的高跟鞋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嬌妻的高跟鞋
我新加坡長大的太太月兒是迷人美女,162cm,34C,24,36。自月兒後庭給我開苞後,淫蕩的月兒和我幾乎天天作愛,我們作愛的刺激,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


一天晚上當我讓月兒躺在床上,我看著月兒那誘人的乳房,當我忍不住的低下頭要吻月兒搖晃的乳房時,月兒伸出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微笑的看著我說:「醫生……好……喔……哦…我……沒有出嫁以前 Calvin 也喜歡……也喜歡這樣逗玩我的乳房, 喔…喔…這是多麼… 熟悉的感覺…喔….」


我知道Calvin是月兒以前的男朋友,月兒以前喜歡讓男朋友玩34C的雙乳。我心中雖感到不好,月兒在自己耳邊說話卻引起自己心中一陣陣妒意上升。月兒咬了咬嘴唇,俏臉緋紅,輕輕溫柔道出她?瞞了我的荒唐事:




當時漂亮的月兒19歲,在新加坡上中學。月兒長的相當的可愛,雖然她的身高相當的嬌小,但當時的身材卻是突出的。雖然月兒才只19歲,可是乳房卻鼓鼓的,像半個皮球一樣。當時的男朋友Calvin 一直想和月兒上床。


這天晚上,Calvin和月兒在月兒外公「馬來西?」「新山」的家。外公的家是帶獨立院子的小洋房。月兒這有天病,傷風未清,吃過藥的月兒也因為藥劑的作用而進入頭暈目眩,輕眠的狀態。外公著月兒回到她的房間睡。


Calvin:「外公放心! 今天來這裡住,我一定會好的照顧月兒!」


月兒想回去房間,Calvin說要兩個人浪漫的度過這夜。然而此時此刻,月兒身穿一件薄薄的白薄睡衣,兩個小球若隱若現,粉色拖鞋,沒穿襪子,兩隻小腳又白又嫩;19歲的她身材只得33寸(33c,23.5,36),不過相貌極美,唇紅齒白,臉上帶著一種純純的氣質,眼睛含情脈脈的,而一雙又白又滑的腿在裸露。


當時12點多,外公回房間睡覺去了。Calvin:「我有些睡不著,陪我聊一會兒?」這時Calvin的行動就開始了。


Calvin突然抱著年輕美麗的月兒,他把月兒摟在懷裡低下頭要吻她時,月兒說怕外公聽到,怕把外公吵醒,月兒說:「饒了我吧…不要做這種事了…如果萬一外公醒過來,我怕外公看到…」


Calvin說沒事,外公早就睡了,燈光都沒有,怕什麼? 說著,就站起來去拉月兒的手。


他由於顧忌較多,先將房門關好,他知道外公可能隨時到房來。Calvin說:「不要害怕,又不是真的要做愛。我們愛撫一下可以嗎?」他親吻著月兒的耳垂,想衡破她的防線。


這個時候月兒的房裡一片寂靜。月兒伸出手抱著Calvin的脖子,Calvin就得寸進尺,右手伸進月兒上衣裡,從奶罩縫裡摸著月兒的奶頭。


月兒在他的耳旁說:「沒關係你可以伸進衣服裡摸啊…」Calvin的慾望原本就沒有得到良好的釋放,再被這麼一刺激,開始有些控製不住,心猿意馬……


月兒輕輕的說:「只要輕輕在我耳邊吹氣,我就會軟下來。如果你再進一步輕吻或者咬我耳邊的話,我會不自覺決堤的!」


Calvin得到鼓勵,竟連忙解開上一衣的扣子,毫不猶豫地解開月兒的胸罩,隔著她單薄的睡衣,粗魯地撫摸她,更大膽握著她的奶子開始搓揉起來了。然後Calvin托住她那大小適中的渾圓的臀部,把她抱到床上去。月兒一驚,待要阻止,Calvin已經將胸罩拿在手裡,走到她身邊,輕輕對她說:「脫了睡衣吧月兒,房間太熱。別緊張,我會疼你的,我們慢慢來。」


她點了下頭,月兒對Calvin說:「你轉過去,我自己脫。」月兒脫得只剩下內褲了。


Calvin 隨後把自己的睡衣也脫掉說:「月兒,你很性感 !」


反正兩人經常胡鬧,月兒頭暈目眩,月兒的內褲早已濕了,心中突然有了想試試的感覺。


Calvin順著月兒的粉頸一路吻下去,雙手撫摸著月兒可愛的33C雙乳,月兒俏臉緋紅地一聲低呼,乳頭立即硬了起來。直到兩邊的奶頭都勃起了,就換Calvin的舌頭來嘗嘗這美妙的滋味。


月兒的乳房很有彈性,有著尖尖的乳頭,Calvin以手指輕輕地揉捏她的乳頭,年輕美麗的月兒哪裡經得起這樣的挑逗,乳房迅速的堅挺起來,喉嚨裡發出輕微的「呃、啊…啊…」聲。Calvin把她放倒在了床上,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剝去了她的薄內褲。往下看,月兒細細的腰,平平的肚皮,再下面呈三角形一片稀疏黑毛。


於是Calvin藉機問她說: 「舒不舒服呀! 」


月兒小臉紅紅說: 「很舒服,Calvin你好會按摩喔… 」


「那當然,要不要我幫你按按腿部啊! 」


月兒說: 「好啊! 」其實他這樣問,只是讓月兒覺得是她自己要Calvin幫她按摩的。


這時Calvin稍微的將她的腿微微的分開,然後雙手即移到月兒的大腿上輕輕的按摩起來,Calvin順勢的從大腿按到小腿。


俏月兒躺在她的床上,身體一扭一扭地, 讓 Calvin 趴在她的小腹上吸、舔、吻著她誘人的乳房.Calvin繼續地玩弄著月兒的33C乳房,一邊揉捏月兒的腿,一邊吻她的乳房。Calvin玩得很棒,月兒躺在她的床上不斷地呻吟著。這時候月兒開始淫亂的叫著,臉頰上充滿了紅潤,額頭上也散佈著汗水。


「好大噢!多麼的有彈性啊!」Calvin笑著,輕輕闆過月兒的嬌軀,將她的乳頭含在嘴裡允吸,她的手在的月兒小腹和大腿上撫摸著為所欲為了。


Calvin拉出陰莖。月兒產生了看到不該看的東西的罪惡感,馬上閉上眼睛,低下了通紅的臉。就在這樣半推半就中,他的東西已經在月兒手中,硬硬熱熱的,挺好玩的。他的右手這時也開始向下移動,當剛碰到她私處的時候,她的身體微微一震,「不、不要……」她的臉漲得通紅。


月兒羞得把頭低下,沒有說話。他再次將月兒嬌小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月兒的大乳,月兒的手仍緊緊的握著他的雞巴。


「Calvin,我們……我們別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這樣好嗎?」


「月兒,你說像哪樣?」Calvin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就這樣了嘛,你盡情逗我,就……就像這樣……抱著……我,吻……我……撫摸……我!」月兒嗲聲嗲氣好似生氣了一樣地說。


他的手終於到達了她的小穴,用手指撥弄她的陰唇,翻開她、玩弄她。她的雙手開始抓著,連她的乳房都毫無遮掩的暴露在外。


月兒羞得把整個身子躲進了Calvin的懷裡,接受著他的吻。她的手也開始套玩著他的雞巴,先是一鬆一緊的捏弄著,接著上下套弄。這時Calvin興奮極了,感覺小弟弟已經漲到了極限。Calvin把她的腿分開,她的膝蓋彎曲著,露出她整個陰戶。


「Calvin不要插進來啊……啊……這……不行……嗯……月兒還是個處女…我要是讓你這樣……我要怎麼當新娘呀?…你不要毀了我…真的不要,今天我有些不舒服,改天吧!你別這樣,求求你,我們不可以……」


看見美麗的月兒淫蕩的摸樣,Calvin胯下的陰莖變得異常堅挺,Calvin直起身子扶著月兒美麗而泛著一層紅暈的臉,俯首在她的耳際輕輕地說道:「月兒,我等不到新婚之夜了,滿足我,好不好?你知道怎樣做的。」Calvin抓住她的纖纖細手,握住了陰莖,月兒憐惜地撫摸肉棒,慢慢搓動包皮,而另一隻手輕輕地握住陰囊裡的睪丸。


突然月兒叫了一聲:「嘩,Calvin你的棒棒真的好大呀。大雞巴,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月兒,你給我口交。」Calvin低頭望去,起初月兒還不願意,後來發覺月兒還是坐到一邊,埋頭下來,一下就將肉棒含進去大半,可是也只能含住一大半,然後用舌頭舔著肉棒的四周,或者出來一點舔龜頭。小舌頭跟她的小穴一樣柔軟,舔著龜頭上的那個小眼上上下下舔了好幾回。月兒埋頭下來用口將Calvin的肉棒全部含了進去,上下來回的套動,月兒舔著龜頭上的那個小眼,讓Calvin不禁連續打了幾個冷顫。Calvin一路雙手慢慢月兒可愛的乳房,月兒俏臉緋紅邊興奮的「啊 ……」地低聲呻吟著。月兒在張開嘴呻淫來不及喘口氣的同時,又急急地舔那肉柱,淫亂地看著 Calvin。


「月兒,你的小嘴好厲害喲。」Calvin輕輕地抓住月兒的頭髮,另一隻手握住她的頭,然後有節奏地將她的頭往下壓或者上提,月兒也很高興地配合著。有時候幾乎頂進了月兒的咽喉,有時候頂在她臉蛋的內側,龜頭被軟肉磨擦。給Calvin口交了一會,月兒已忍不住湧出了大量的愛液,滴在床單上。


Calvin是第一次,過沒多久,陰莖一陣陣地痙攣,Calvin已經受不了了: 「我要射了! ……」


月兒趕快把Calvin的陰莖含入口裡,鼻子就埋了在Calvin的陰毛中。Calvin狠狠的抓著月兒的頭,月兒突然感受到了猛烈強勁的噴射。他的屁股隨著在月兒口裡射精而收縮,Calvin把所有精液射進月兒的口裡去,大約三十秒,Calvin才倒在了床上休息。月兒嬌喘籲籲、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微笑把精液吐出來望著他說:「Calvin哥哥,你射了好多啊,很燙哦,都裝不下了,流出來了,要換床單了……」


月兒後來在新加坡交了我這個當醫生的香港男朋友,月兒和Calvin分了手。後來月兒第一次吹爆我,吞我的精液,我還在驚歎月兒的口舌熟練。原來外表看來氣質純純的月兒已經和男朋友Calvin口交訓練多時了。吹爆我後她告訴我,她是個處女,她是第一次吃男人的精液。


婚前我說她騙我,她不是個處女,處女的口舌不會如此熟練的。月兒每次都不承認,她跟我講:「我真的是處女啊,我就是把處女膜專門留給你的,你想不想要啊!Calvin以前沒有操月兒小穴,處女膜沒有破所以還是個處女。月兒真的想讓你作我的第一個男人。」月兒的寶貝處女穴後來還是給我新婚之夜破處。


********************


我跟月兒結婚已經6年了,後來我跟月兒移民美國加州。月兒圓潤豐滿的臀部,雙腿平滑修長,一對乳房像剛剝開的荔枝果肉一般地細嫩柔軟,富有彈性,兩個奶頭像葡萄般凸起著,那惹人的身材不像已婚婦人,倒像是剛破瓜的少婦,真是完美無缺,光澤細嫩,而且那種少婦的成熟味道,更是叫我心跳不已。


自從月兒後庭給我開苞後,我們無時無刻研究性愛遊戲,作愛時也常常上一點vaseline潤滑月兒的屁屁嘗試肛交。沒想到年輕美麗的月兒的後庭花園有那麼大的收縮性,後來干後庭不用vaseline潤滑了!!!!淫蕩,賢惠的月兒成了我的後庭樂太太,我的福氣。我跟月兒真正體會到了男女之間做愛的銷魂蝕骨快感,歡樂無限,我很滿足了,我努力珍惜月兒。


一次我要出國去台北學醫學院工作和教學,要過3天才會回家。我就把我要去台北工作的事告訴了月兒,誰知她一聽就非常的高興,說台北她還沒有去過。月兒撒嬌要喊著和我去台北,硬要和我一塊到台北玩。


在台北那天,我們到了一家以豪華及精緻聞名的五星級高跟鞋名店,因為這家高跟鞋名店就在我的酒店附近,因此這給了我極充裕的時間隨處看看和購物。在這家名店看著月兒試穿性感的高跟鞋更是叫我心跳的享受。那天月兒試穿了三雙的高跟鞋。那曲線玲瓏的小腿肚站在高跟鞋上,看起來顯得是更加豐滿誘人。第一時間,一股熱流霎時貫穿我的全身,從腦門直到腳底,我渾身立刻滾燙起來。


老實講我是一邊凝視著她線條完美誘人的腿彎、卻一邊不動聲色地享受著她的頭髮絲拂過我面龐時的那股淡淡幽香。我當然是樂於享受這份此時無聲勝有聲的美妙境界。沒有點定力很容易看著月兒扭動的美腿而射精。後來我給月兒買了一雙意大利名牌的露腳趾黑色三寸後裸高跟鞋。


離開名店我一面輕輕地告訴她:「月兒,你今天穿這高跟鞋好性感、好迷人。」


月兒低聲笑道:「啊!你已經受不了喔!…醫生好老公,你乖,我晚上跟你盡情放肆…你乖喔…」我的念頭卻是,我要好好玩玩你這個豪乳婦人的後門!


那天晚上,我們夫婦和朋友約定7點一起在台北吃晚飯。晚上6點30在酒店房,月兒穿一件很低胸緊身的薄薄白短袖上衣,下身是約膝上18公分的粉紅色百摺裙,露出雪白勻稱的美腿,加上新的黑色高跟鞋,在細細的腳踝上繫上一條銀鏈更顯現出她那誘人的淫蕩身材。三寸高跟鞋,以及一對修長的玉腿盡所展現,行路來婀娜多姿而性感。我太太的一雙豪乳,圓挺的豐臀,身段還很窈窕動人,身上沒有半點多餘的脂肪,一點都不像是一名已婚婦人呢!


當時6點45了,晚飯在7點......這下可好,我本來就慾火中燒,這時我一股熱血湧上腦門,什麼也顧不上了,看準機會,一把摟住她,和她接吻,然後說道:「時間還多的是,先躺下來玩一次,好嗎?」


我雙手將月兒那緊繃著美腿的裙揭起,翻上去,撩起裙擺露出圓翹白嫩的小屁股。……那令人目眩神迷、珠圓玉潤、晶瑩雪白的玉腿裸露出來。只見一條小巧潔白的蕾絲內褲遮掩住了美人那小腹下最聖潔幽深的禁地,在半透明的內褲下,隱隱約約的一團淡黑的「芳草」。我蹶起她屁股。我給太太月兒的甜鮑魚和肛門舔幾下,我的舌頭在月兒的肛門裡慢慢插,慢慢舔。月兒不住的顫抖,嘴裡開始同時發出呻吟。月兒淫蕩地道:「哎唷……哎唷……醫生...老公......…月兒的菊花很舒服…老公..…我肚子餓了......哎唷…去...吃晚...飯吧......…」」月兒喉嚨裡發出微微的快樂的呻吟,享受當女人的幸福。我這時興奮極了,感覺小弟弟似乎已經漲到了極限20cm。這緊要關頭,晚飯時間快到了,真掃興,連忙停下要趕去和台灣朋友吃晚飯。月兒的小穴和後庭花園濕透了淫水,殘留著我的吻痕和口水。


在餐廳裡我們夫婦和朋友一起吃飯,月兒已吸引著食店內的客人目光了,當然也小不了那趟色迷迷偷窺我老婆的店員。我們在飯店餐廳吃豐盛的晚飯,但卻沒有吃出味來,我從開席就一直不停的盯著月兒的酥胸,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溝,豐滿的左右半球,圓潤圓潤的。台灣朋友就不停的盯著月兒的酥胸。月兒低胸緊身上衣顯現出月兒凹凸有緻的身段。我想著她美艷的臉蛋,想著她動人的身材,上面的小嘴,下面濕透了的小嘴,後面的小嘴,凝脂般的肌膚,幸好席間朋友一直沒人注意我在看什麼。


快快地吃過東西後,便牽著老婆的手結帳離開了,在餐廳出來時,女經理道:「啊…你的太太很美呀!…」男人的虛榮心,在這一刻被大大的滿足了。心想:「月兒真給自己面子,結婚以來她次次打扮的這麼漂亮,帶這麼漂亮的太太出門真有面子。」


我在月兒面前低聲說道:「月兒,老公回去酒店操死你這個小淫婦呀!…」


月兒咯咯地低聲笑道:「去你的。下流醫生,你忍不住啦,你啊越來越好色了。我看你的朋友想操月兒的穴兒,可惜是只能看,不能碰啊!」


回去到了酒店,還沒有進房門,我們就已經迫不及待,忙著褪去彼此的衣服。漂亮的蕾絲內褲淫蕩地掛在小腿上,而同質料的奶罩也鬆開吊在乳房旁,腳上還穿著那雙露趾的性感高跟鞋。我緊盯著她雙腿中間,我到在她那漆黑的陰毛下,整個陰戶已呈現在我眼前啊!那兩片飽滿肥美的陰唇,正微微地張開來,透現了中間那粉色的鮮嫩肉縫!而我可清徹看到,那裡還是濕潤一片的,教我看得慾火焚身,我喉乾舌燥。


說著月兒雙手握住我那根差不多有二十公分長的大肉棒,對準她自己的嘴巴,接著她臉蛋往前一湊,便開始親吻起那個大龜頭,起初月兒衹是用雙唇輕巧的左碰右觸,但過了一會兒之後,她便伸出舌尖去舔舐整個大龜頭,而隨著她的舌頭越露越大片、舔舐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以後,我終於發出了舒爽的呻哦。


看到我痛快的表情,月兒忽然停止動作問道:「我這樣幫你舔,你喜不喜歡?舒不舒服?」


我正在閉目享受美女口舌奉侍,不曉得月兒為什麼要突然停,我道:「不要停,快點繼續舔!」


月兒若有若無的『嗯』了一聲以後,便一邊擡頭凝視著我、一邊用舌尖呧在馬眼上面,然後她眼簾一垂,開始沿著馬眼往龜頭的下方舔去,她先是左右來回的舔了好幾次,接著才將大龜頭底部全部都舔了一遍。


月兒眼中露出一種性飢渴的眼神嬌聲對我說道:「醫生...插我吧!」


我用舌頭在她的陰唇和菊花穴上下舔著。我用手扶著陰莖,在月兒的陰唇上磨,覺得後花園那裡已經非常濕潤了。我的肉棒慢慢一寸一寸的入月兒的肛門。


「啊!……」月兒叫了一聲,我立刻停止不動:「醫生,月兒的後門很痛….今天太痛了,痛死我了!你的雞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屁眼要被你的龜頭插破一樣,今天我不喜歡玩後門,今天月兒的屁眼很緊啊。」月兒同時抽泣,連眼淚都擠出來。


我抽肉棒出來道:「啊!…還痛嗎?難不難過啊?」我溫柔地問她,她點頭不語。我憐惜地撫摸著她的屁股。我知道她還很痛,便吻著她,撫摩著她的乳房和身體。月兒慢慢睡去了。而我則繼續摟著她。


過了一會,月兒醒了過來,我的雞巴還硬邦邦的。我感激地給月兒一個吻,月兒的嘴裡開始發出「嗯…」的聲音。月兒閉上眼,我毫不客氣的用舌尖揉搓著月兒的俏奶頭。


「唔…」月兒輕聲的哼著,胸部起伏漸漸加快…我轉而親吻著另一隻奶子,同時用手指捏著那一粒已經被吸得高聳朝天的奶頭。明明應該有激烈反應的,月兒卻硬是只閉著眼睛用白嫩的玉手搓弄滑溜的陰莖,我得好好的挑逗她:「喲!月兒,你這裡怎麼紅紅腫腫的?」「那裡?」月兒緊張的轉過頭來,張大了眼睛,低頭看著胸前。


我搓著那一對乳頭:「你看啊!奶頭兒被我吸得變長、又泛紅了咧!」此時月兒就如同人盡可夫的婊子一般!


「嗯…討厭!」一旦看見了我用嘴唇、舌頭玩弄著她的乳尖,月兒卻不再移開她的視線:「嗯…你好壞!把人…人家奶頭推…推得東歪西倒…」


我抓著她的玉手,用力的啜吸著兩個乳頭,她浪叫到:「不要吸了,好癢呀。心肝……真美死……我……了……我……要……要………」


我湊近她的粉紅臉蛋:「操死你,淫婦!」


月兒回過頭淫蕩地看著我,同時翹起她那性感的臀部。我用胸膛揉擦著她那一對泛紅的堅硬弄蓓蕾,直挺挺的肉棒子一下一下地蹭著她的私處,她的雙腿纏著我的腰,每被我頂一下,就哼出「嗯…嗯…哦…哦…」的聲音。月兒閉上眼睛,大概在等待我的插入…過了一會兒,發現我正俯在她的腿間,目不轉睛的欣賞她,她趕緊夾起雙腿:「哎呀!看什麼嘛!插我吧!」她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在腿間了。我埋首親吻著白裡透紅的蜜桃、和小丘頂上的短毛。月兒漸漸把腿稍微張大了些,我徹底的親著她的大陰唇。我又撥開了些,當我舔近小陰唇時,她的哼聲明顯的緊促也大聲了些。我的舌尖搓弄著肉色的兩片薄瓣,品嚐著緩緩從皺褶中泌出的鹹鹹汁液,還故意用口水揉出「嘖…嘖…」的濕淋聲,我那空出的一隻手按著她一邊的大陰唇,把她的小穴張得更大,不但看得到紅紅的內壁,還可以看見濕答答的愛液,那花蕊似的陰核,也探出了粉紅的頭。我趁機舔著她小穴內壁的蜜汁,然後突然把舌尖向她深處探入,月兒紐動著小蠻腰,嘴裡哼哼呀呀的。


我擡頭,咂著沾滿分泌物的嘴唇:「舒服嗎?」又低頭用舌頭抵住陰道口。


「哦…舒服…哦…哦…好舒服…」月兒大大的動情,兩手並用的打開陰唇,任我揉舔。我把兩手罩住她盈盈一握的雙乳,用指腹搓揉夾弄著那一對又翹又硬的奶頭。我放浪的舌頭,攪得她穴中「瀝…瀝…」的響著。


「喔…喔…喔…醫生好老公下面小…小穴…哦…哦…親得…這麼舒…爽…喔…不好了…」月兒喘著氣,因為我的舌頭繞著那泛紅的陰核尖團團轉,又嘬起嘴唇,圈起被包皮覆蓋的小肉芽吸吮著。我起身跪在她大張的玉腿間,堅硬吐著黏液的陽具貼在她小腹上。她沾滿淫水的手指握著那根肉棒,泛紅的臉上顯出渴望的表情。「要插一插?」我挑逗著說道。月兒拋著放蕩的媚眼,她把肉棒子輕輕推向小穴口:「要啊!好老公快插進來…啊…」我套弄了幾下陽具,趕緊跪在她腿間,把那雙美腿架在肩上,她那豐腴的小穴就自然地迎上我筆直的雞巴。我那沾滿她口水的龜頭,沿著她陰唇之間的小縫劃著。


月兒淫蕩地叫床聲也起來「啊…好舒服啊…啊…」


「叫我醫生好老公,我就整只放進去。」我不依不饒。


「哦……哦……」月兒猶豫著。


「叫不叫?不叫我走了。」我又拔出一點。


月兒終於還是開口了:「哦……好……老公……」聲音比蚊子還小。


「大聲點!我要走了……」 我把陽具從她身上拿開。


「哦……別摺磨我…我……我叫……我叫」月兒呻吟著,「醫生好老公……老公,饒了我吧,快來操死我。」我用手扶她性感的臀部,猛地將陰莖一下插進去緊緊的小穴,月兒發出「啊」的叫聲。


房間不斷的傳來啪、啪的聲音...在我1個小時持續的抽插之後,月兒的小穴裡湧出大量的熱流。


「啊…好舒服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


「啊…啊…老公…好舒服啊,好難受啊………你真夠勁……到…了…噢…啊…」這樣的刺激,月兒被這強烈的快感刺激的簡直要昏死過去!她長髮已經亂散不堪,瘋狂了一般全身扭動,大口地喘著氣,劇烈的顫抖,她的肚子開始迅速收縮、劇烈起伏。幹得欲仙欲死,高潮叠起,一般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雙手托起月兒的纖腰,用力把陽具頂到最深處,猛力持續的抽插。


「唔…老公…啊…快給…給我射吧…小穴…嗯…在要了…喔…」月兒扭動的更厲害了。她用兩手抱住自己的屁股,手指拉開泛紅的大陰唇。我也不禁倒吸了口氣:「哦…月兒…你好緊…哦…啊…」我又重重的插了下去:「唔…醫生哥…啊…你插死人啦…」


我磨磨似的扭動臀部,用小腹頂著月兒翹起的陰核,陣陣揉弄。突然月兒的雙腳夾住我的臉頰,手指也抓住我的手臂:「喔…醫生哥哥…要…要射了。」她的腳趾曲屈夾著我的耳朵,鳳目半閉,還微微翻白。然後…豐美的屁股劇烈挺著、擺動著,陰道中也像吸吮似的顫動著。嘴裡放浪到:「快呀…好哥哥…頂死小妹月兒吧…啊啊啊!」月兒的陰唇由於充血,紅艷艷的,像鮮花一樣綻開,裡面的黏液還在向外湧。月兒只覺得那根堅硬的肉棒像一根火柱,在陰道裡熊熊燃燒著,燒得她春潮四起,她不停地抽搐著呻吟。


我支起上身,以最快的速度衝擊著她的小浪穴,每次都插到底了。月兒低聲哼著,雙腿努力迎送著,小穴更是擠弄陽具。我低頭欣賞著她緊小的陰唇,又賣力地磨弄她的陰核。月兒兩手握住自己一對乳房,輕輕揉搓。手指更是夾弄著那一對硬得發脹的乳頭:「嗯…老公…快射…呀…呀…呵……哦…要爽死…來…我來了…」


我沒讓她有喘息的機會,繼續抓著她嫩軟的小蠻腰,快速的抽捅,猛力的撞擊她小穴的最深處,讓她的嬌呼叫聲一聲比一聲高昂,高潮一波接一波的累積上去,她正在體驗她從未體驗過的感覺。


月兒小臉紅極了,像剛有過高潮似的嬌聲道:「啊……勁啊…醫生老公!….啊……啊…啊……我要死了,你將肉棒內的精華射入月兒口中,對了,噢...精液能美容,月兒喜歡喝你的精液。……啊…啊…噢…噢…噢…啊…啊……我要死了…啊啊,我要美容,噢...我要死得美。噢…」我翻身把她壓下,貼著月兒的耳邊說:「你…你高潮的時候,很美啊!迷死我了!」


月兒仰起頭,把舌尖送到我的嘴裡,我允吸著送到嘴邊的美味。她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後伏下身,雙乳像兩個吊鐘一般高傲地挺著,月兒緩緩張開嘴,毫不猶豫的把我的陰莖含入小口中,上下擺頭、津津有味的吸弄了起來。粉紅的嘴唇,不但上下圈弄,還隨著頭的左右搖動而轉著,口腔中又暖又濕、吸力強不說,還用小巧的舌尖、頂著龜頭兒頂上的小洞洞。幹著這樣性感誘人的美女小口實在太刺激了,我想射了,我叫:「哇…好爽!再…再這樣…我會射出來的…」月兒得意的笑笑,吐出口中的陰莖,用舌尖揉弄我脹紅的龜頭。我於是一陣猛烈抽動後,將大雞巴捅到她口內最深處,然後我感覺腦袋一熱一涼,雞巴麻麻的,一下子爽快的奮力把我的陽具插進月兒的嘴裡,所有白稠的精液全部射進月兒的口裡去,月兒立即將嘴閉上,月兒「咕嚕」兩聲將我的瓊漿全部喝了下去。月兒爽死了。月兒和我將嘴唇貼在一起,丁香暗渡地熱吻,享受性交激情後的餘韻。


她意識模糊輕輕地說到:「好多精液,你比我」男友」厲害多了,我差點叫你給弄死了。唔…爽死了…」我趴在她的背上細細的品位著她鮮嫩的肉體,樓著月兒昏昏地去睡。我疲累著趴在她的身上,而她也溫柔地摟著我,雙雙睡去...


月兒說Calvin沒有操她小穴,不知這」男友」 是不是「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