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人妻偷情  »  太太不穿內褲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太太不穿內褲
我是一個33歲的心理醫師,而我30歲的太太婉儀是普通的家庭主婦。我太太的身材也可以算中上,臀部非常豐滿,還有那一對柔軟33C的大奶子,真是讓人百看不厭。不過自從兩年前我們發生車禍,我太太的子宮受到嚴重創傷而失去生育能力後,她就整天把自己關在家裡,久而久之她就成了性冷感。
我也想了很多方法,不過都沒有用,每天有性衝動時就只能要她幫我口交退火。我也有試著插她,不過她就是沒感覺,也不會出一點叫床聲。我一個大男人怎麼受得了,有好幾次都差一點就要有外遇了,不過一想到我那可憐的老婆,我就是忍不下心。
直到1999年我被調到美國維珍尼亞州去幫忙研修一個Case。我在美國的那段日子非常有空閒,而我又是心理醫生,所以我附近有一戶也是從台灣來的鄰居要我試著醫治他家的小修。小修患有非常嚴重的自閉症,到現在小修已經14歲了,還不能正常與人說話,總是低著頭說話,有時乾脆就躲在家不出門。
經過了3個禮拜,小修終於可以一個人到我家接受我的治療,小修的媽媽也可以安心地做她的家事。
我跟小修都是在我的書房,裡面有一張躺椅,小修就躺在上面和我交談。小修的話不多,總是「Yes」或「No」的答案。
有一天,我也講得有點累,我就叫小修去客廳玩他媽帶來的電玩,45分後再回來。45分後我醒了,小修還沒回來,我就走到客廳去看他在搞什麼。我躲在客廳門後看,小修一直在看著沙發上。我就再走到客廳的另一個門想看小修到底在看什麼,我一看,原來是我老婆在沙發上睡覺。
我老婆在家裡通常都不穿胸罩和內褲,婉儀穿著鬆鬆的白色T恤,因為沒穿奶罩,那一對奶看起來特別大。可能是沒蓋毯子有點冷,我老婆的奶頭都硬了起來。婉儀是以坐姿睡的,雪白的大腿加上那一條綠色緊身小短褲,更能襯托出她修長的大腿。如果仔細一看婉儀的大腿間,一定可以清楚從短褲外看到陰唇的形狀。
我看小修看著看著就慢慢的抬起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小修抬頭,我也注意到小修的褲子跑昇起了一個小帳棚。我看著我老婆被一個14歲的少年看遍全身,我心裡也莫名其妙的興奮起來。我慢慢的開門,也故意弄出一點聲音好讓小修準備一下。
我說:「小修快來書房,還剩30分鐘你媽媽就來了。」
等小修回去後,我心裡已經有了一個點子。
一個星期過後,小修已經可以與我進行類似正常的交談,偶爾也會問我一些性問題,我也都盡我所能的跟小修討論。當小修問我:「為什麼阿姨睡覺都不會被我的電玩吵醒呢?」時,我說:「因為阿姨出過車禍而要服用鎮定劑,那藥裡有一點安眠作用。」
當他問完後,我已經知道今天有好戲看了。果不出我所料,我一讓他去玩電動,他馬上就跑到我太太旁邊,手一邊抖一邊往婉儀的一對大奶子伸去,他摸了一下又馬上伸回手,經過了幾次的「試摸」,小修終於把手掌蓋在我老婆的奶子上,一邊擠一邊摸,摸得婉儀的奶頭也硬了。
我在我房裡看著我所裝的數位攝影機螢幕,越看就越興奮,忍不住把我的鳥拿出來玩,一邊自慰,一邊看小修對我老婆動手動腳的。
小修摸過奶子後就慢慢往下,一直摸到婉儀的陰部。因為短褲非常小,所以婉儀的短褲有一部份都卡在陰唇之間,小修摸了摸陰部,覺得非常柔軟、非常舒服,忍不住好奇心的煽動,就用食指從短褲與大腿間鑽了進去摸了摸。
我忽然看到婉儀短褲陰戶那部位有個黑點漸漸地擴大,原來我太太也濕了
不過我想:婉儀她不是性冷感嗎?怎麼會濕呢?我再仔細的看,原來她也醒了,只不過不敢出聲,怕嚇到小修這個自閉兒。
從螢幕上看,我太太的臉已經漲紅了,陰部的那一個小黑點已經擴散成一個直徑約4∼5公分的的大黑點了,我那時興奮死了,因為婉儀的性冷感好像不見了。婉儀的漂亮臉蛋因為要忍受小修的毛手毛腳、又要忍住不發出聲來而扭曲,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不過我知道我太太已經快到高潮了。
小修突然站了起來,好像在調整什麼東西,但手一直在婉儀的水庫旁來回動著。小修又忽然左看右看的檢查門後有沒有人,然後拉開了拉鍊,一條巨物彈了起來,經我判斷,應該有5吋6的長度。哇塞!其實我的也不小,有6吋5,只不過小時也沒小修那麼大,可能是美國營養較豐富吧!
『14歲就有這麼長,長大了一定不得了!』我心想。
小修慢慢的拿著他的雞巴往婉儀的臉靠近,直到龜頭到左臉頰才停止,小修的手開始上下的移動他的雞巴,用龜頭去磨擦我老婆的臉。這時我老婆也已經坐立不安,屁股輕微的動著,小修也沒看到,只專心的去感受從龜頭傳來的感覺。
過了3∼4分鐘,小修突然抖了起來,原來小修已經射精了,一股一股濃濃的精液從小修的龜頭射到我老婆的臉上、脖子和奶子上,讓我也跟著洩了。看著婉儀滿臉都是淡黃色的童子精,我剛發洩了的雞巴又硬了起來,畢竟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別人的精液噴在我老婆的臉上,尤其是第一次射精的小男孩。
小修抖了一陣後跌坐在客廳的小桌上,紅著臉喘著氣。過了2分鐘後小修站了起來,試著把雞巴塞回褲子裡,一邊塞,一些還在龜頭附近的精液就一滴一滴地滴在婉儀的濕處,那種景象真是非常的淫蕩。
小修看到精液噴得婉儀阿姨整身,就把精液像保養品一樣慢慢的塗在我老婆的臉上、脖子和衣服上,他一塗完就飛快的回到我的書房。
等小修一回去,婉儀馬上衝過來要求我插她,我也不知做了幾次,而婉儀好像太久沒做,興奮得昏倒了。
第二天的早上我與婉儀又幹了一次,我一邊幹,一邊讓她看我昨天錄下的影片。婉儀是一邊罵我變態,一邊發出歡愉的叫床聲,使我聽起來好像是很久沒聽的交響曲。看著影片,也讓我興奮異常,插得婉儀直叫:「我要死了……嗯……嗯……嗯啊……
幹完了,我就向婉儀提出我的計劃,我要婉儀穿著低胸的上衣和一條小短裙(差不多離膝有10公分),還有不要穿內褲和圍胸罩。婉儀起先是紅著臉,然後說:「你趕麼我照做就是了,只要你不介意。」
我又給了婉儀我前幾天買的耳機叫她帶上,然後我從客廳的另一端用對講機說:「婉儀,妳聽得到嗎?聽到就到客廳來。」當我看到婉儀漲紅的臉,我說:「你知道我要做什麼吧?」婉儀點了點頭,羞恥的罵我:「死相!」
話剛說完,電鈴就響了,一開門,原來是小修母子倆。小修他媽因為要去開會,所以今天中午沒空照顧小修,不過晚上會準時來接兒子。
小修的媽一走,我就叫婉儀去煮飯,然後我把小修帶到客廳玩電玩。我看小修玩得起勁,我也回到我的臥室用攝影機觀察小修的一舉一動。我看小修偷偷的站起來,躲在牆壁後偷看婉儀煮飯,我就用對講機要婉儀故意掉東西,讓婉儀蹲來蹲去,每次蹲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婉儀的陰部,雪白的膚色配上帶一點血色的陰唇,真是會讓每一個男人性緻勃勃。我還讓婉儀背對著小修慢慢的彎腰,讓小修看到她整個陰部。
一到吃飯時間,我很快的就吃完,回到我房間繼續要婉儀做一些挑逗性的動作,我叫婉儀幫小修倒茶,把腰彎成接近90度,讓小修觀賞那一對大奶子。小修看著就把湯匙掉到地上,當小修在桌底下時,我就要婉儀把腿張開讓小修看,我也順便叫婉儀摸摸陰唇,想不到一摸淫水就順著椅子流到地上。
小修看夠了,馬上起來把飯吃完,然後到我書房等我。
我回來廚房,看到婉儀已經水流成河,整個地上都是淫水。我笑著說:「忍一忍,等一下我讓你吃童子雞。」
終於到了小修的休息時間,他到客廳玩電動,我則到臥室偷看,婉儀也已經躺在沙發上裝睡。小修一下子就把低胸上衣拉起蓋在我老婆臉上,只剩下一個嘴在外面。小修摸奶摸到奶頭硬起後就開始舔,把整個奶子都舔遍,婉儀是爽得浪水直流,她的沙發下整個都濕了